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油棕产量透视

油棕产量透视

  • Post category:文章 / 油棕

肥料成为了种植业的主要营运成本。经济条件好的种植公司或个体户种植人每年会有购买肥料的开销预算,但经济条件较弱的单位,或会在肥料方面撙节甚至 “能省就省” 或 “省到完”,这种现象或造就了全国每公顷油棕鲜果串平均产量这三十年来没进展的情况。我国油棕鲜果串每公顷平均产量从1987年的17.10吨/公顷/年到1997年的19.10吨/公顷/年及之后2017年的17.89吨/公顷/年,并没有进展迹象。小园主领域目前平均年产量约14吨/公顷,而园丘领域的2008年数据显示,有40%或1648间园丘是低于18吨/公顷/年,约25%或1018间是在2024.99吨/公顷/年,17%或695间是介于25 – 29.99吨/公顷/年,唯有8.8%或361间园丘获得30吨/公顷/年及以上的鲜果串收成。

油棕产量向来取决于数项因素,计有油棕品种、气候、土壤、肥料及其它农耕规范。我国园丘大体上皆种下 DxP 品种,其产能甭须质疑,其它因素也唯有肥料这一项目是可以掌控且是产量的主要动脤之一,因此,14吨/公顷/年的表现,看来可以通过增强施肥来提升。

在园丘公司方面,4成的园丘是低于18吨/公顷/年的鲜果串产量范围里及不到一成的园丘能达到30吨/公顷/年及以上的表现,两者甚大差距的原因何在?当然不能否认有土质、地势及气候等的影响造成这鸿沟,但一般相信更佳的施肥方案或可改善之间的差距。

由于油棕树是产果植物,因此基因里雄花数量是在少数,若园里开出太多的雄花,那么肯定的将减低了果串数量,在另一角度来看,是某一层面出现了问题才导致了雄花多雌花少的现象。若想追根究底以找出这问题的导因,那么就必须追溯至20个月前所发生的情况,也既是花串正面临开成雄花或雌花的的关键时期。这项称为性别分辨 (sex differentiation) 期可因各种影响因素的牵连而转向。这些因素包括气候(雨水、光照)及施肥不足等。在这里,可以举例说明,若从今天起园里有充足的湿度及足够的施肥等等良好做法,那么20个月之后,可以期待雄花串较少而雌花串生得较多的鼓舞局面。纵然如此,这方面与树龄或有连带关系,资料显示,在马来西亚沿海地浅龄油棕树有较高的性别比率,如种下4年的油棕树有90%的性别比率但种下15年只得少于60%的性别比率,在内陆地是种下3年有70%性别比率并在种下15年仅有47%。性别比率越高即代表雌花数量多,属于正面的讯息。

除了雌花串外,油棕果串数量也受到叶子生产率影响。未成龄的油棕树每个月可长出3片叶子,整年可达40片叶子。成龄后叶子数量减少并在种下后10 – 12年稳定下来,每个月约平均长出两片,整年约18 – 24片。花蕾与叶子的形成是同步且同速度进行,而每片叶子可带出一花蕾 (inflorescence primordium / bud),意味着成龄油棕树每年应可长出18 – 24花串。但这些花串也包括雄花及双性花,有些未成形即流产,最终能形成雌花串及成功结果的数量将少过18 – 24串。虽是如此,资料显示种下5年的油棕树可生产达28粒果串/棵/年的高峰。花串流产率、性别比率(既是雌花对总数花串的比率)及叶子生产率对油棕果数量产生重要的影响。例如干旱或缺水的种植地,油棕树的叶子形成及开展速度可较为缓慢从而抑制了花、果串的形成速度甚至造成它流产。


若能减低这方面的影响,那么油棕树的产果量将提高,进一步增加收成量。植物从花蕾开始成长至形成花串这段约30个月时间的生理成长阶段极需要充足的光照、雨量及肥料,这样一来,它才有充够的成长资源带动植物性成长及增强产果功能。果串在成长中也可因外在因素影响也在半途中夭折,既所谓的果串失败。资料显示,这些外在影响因素有些是可以通过更佳农耕方式改善其结局。例如加强肥料补给、注意水供、种植密度、修枝叶、保养土壤等做法,避免油棕树面对成长压迫感,它将以更多的雌花及正常果串做为回馈。若每棵油棕树每年能生产出12粒成熟鲜果串,每粒平均20公斤及每公顷种上148棵棕树,那么所带来的鲜果串产量是35吨/公顷/年!这收成量或带点理想化成份,但确有不少种植人能达到这水平,尤其在雨量充足及优良土壤的地理环境里。

油棕果串重量

油棕果串重量的影响层面是小穗 (spikelet) 数量、每穗的花数量、果实粒及其重量和炳串(包括其架构)。前两项及第四项是依循树龄而增加,果实的数量主要是依据授粉效率等因素。

浅龄油棕树的鲜果串重量介于几公斤至约10公斤而成龄 (8 – 10年) 油棕树则可生产10 – 30公斤的鲜果串。Deli 母系品种的鲜果串拥有较重的体积,在我国所种植的油棕树大体上皆蕴涵这品系的本质,因此果串可介于20 – 25公斤不等。

油棕树的鲜果串数量是随油棕树龄增长而减少。但鲜果串重量却相反,它是随树龄而增加,最少直至种下后15年。也有研究显示,种下后26年的油棕果串重量仍继续增加。另一项“试探”果串重量“潜能”的研究显示,在种植密度非常低或把大多数花串清除后,留下来并结果的果串重量比平时的果串重量为高,既说明它有增加重量的潜能。因此,成龄油棕树需要有重量的鮮果串以平衡减低的果串数量从而维持良好的收成量。如何提高鲜果串重量呢?在这一方面,关系最密切的因素非果实粒莫属了。

果实粒 (fruit set) 是授粉成功而长出的果串果实。一项在雪州万宜 MPOB 研究站对所种下12年 DxP 油棕树的研究显示,拥有90%果实粒的果串可达到24公斤最高重量。当果实粒有70% – 75%时,那么果实对果串比率、果仁对果串比率及中果层油对果串比率皆提高。但之后果实粒的增加则相反地把这些比率拉低。这是说明果串的成长及结构有自身的架构并随情况而调整,也既是说,在一般情势下,果串重量或有个局限。在这项研究里亦发现75%果实粒可促成25%中果层含油量,但只需有40%果实粒既可获得中果层油量超过20%。

油棕果串拥有约1500 – 2000粒果实 (10 – 15年树龄),每粒长度介于2公分至超过5公分,重量则从3克至超过30克,果实比率占果串的60 – 70%。当雌花开展待授粉之际,足量的传花粉象鼻虫 (Elaeidobius kamerunicus) 活动将确保雌花授粉率加高,以每公顷有20,000只即可带出合理的授粉后所形成的果实量。如果在每串雌花上的象鼻虫少于700只,授粉果实成绩则不佳。在一项研究象鼻虫绩效的结果 (Syed et al,1982;Yee et al,1985) 显示,象鼻虫活动提升了授粉果实、果实对果串比率、平均果串重量、中果层对果串比率、油果串比率及果仁对果串比率。这些事项是油棕果串生产力的一些指标,并相辅相行。

一般上,介于30 – 60%的雌花朵将成功授粉。未经授粉的雌花也可持续成长,但长出来的果实没有果仁 (parthenocarpic fruits),这类果串含油量极低也可能在成长半途中流产并枯萎。授粉成功后所形成的果实粒 (fruit set) 是决定果串重量的重要因素之一,这也是在这里一提象鼻虫传粉活动之原因。

除此之外,油棕果串重量也受到高种植密度、修枝叶过甚、产果活动过甚等因素影响。肥料也被视为是影响果串重量的重要因素之一。

肥料:增加果串数量与重量的推手

足够的肥料补给将可促进油棕树的生理成长并辅助开花结果功能。在这一方面,肥料增加果串数量有正面的效益。此外,果串的形成需要氮、磷、钾、中、微量元素等。因此,当养分水平不足时,许多相关的负面情况将出现并降低油棕生产力,这或将使到您与丰收擦身而过了。

参考资料 :

1. Ng Siew Kee, Helmut von Uexkull and Rolf Hardter, “Botanical Aspects of the Oil Palm Relevant to Crop Management”, Oil Palm: Management for Large and Sustainable Yields, Editors Thomas Fairhurst and Rolf Hardter, PPI, PPIC and IPI, 2003.
2.R.H.V.Corley and P.B.Tinker, “The Classification and morphology of the oil palm”, “Growth, flowering and Yield”, The Oil Palm, 4th Edition, Blackwell Science Ltd, 2003.
3. R.H.V.Corley and B.S. Gray, “Yield And Yield Components”, Oil Palm Research, Editors R.H.V.Corley, J.J.Hardon and B.J.Wood, Elsevier Scientific Publishing Co., 1976.
4. Mohd Hanif Harun and Mohd Roslan Md Noor, ” Fruit Set And Oil Palm Bunch Components “, Journal Of Oil Palm Research Vol. 14 No.2, December 2002.
5. Mohd Roslan Md Noor dan Mohd Hanif Harun, Botani Sawit, Fisiologi Sawit, Perusahaan Sawit Di Malaysia; Satu Panduan, Penyunting Esnan Ab. Ghani, Zin Zawawi Zakaria, Mohd Basri Wahid, MPOB, 2004.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