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棕油厂与橡胶厂的排废水,用于油棕园的安全与适合性

棕油厂与橡胶厂的排废水,用于油棕园的安全与适合性

废物及废水在种植地被循环使用并非新鲜的课题。废水乃指棕油厂及树胶厂生产过程中所排放出来的污水。论表面,这些废水看来肮脏混淆,用来灌溉园丘作物难免引起疑惑,担心油棕、土地、环境及生态会受到影响。

有鉴于此,一些相关的研究试验早在70 – 80年代即已展开,并之后发布结果显示这些排废水拥有环保、经济性及对园丘作物有益的物质。其份量若在控制的范围内,对油棕不会产生明显的副作用 (Lim etal.,1983;Lim and P’ng,1984) 而且鲜果串产量能增加 1 – 30%  (Lim al.,1991;Mohd Hashim,1991)。

园丘公司投入研究

由于棕油厂排废水之量浩大,而且周遭一般上都是面积广大的油棕园,这对园丘公司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现成的资源,若能用于油棕园除了可解决太多废水库存及需要更大的废水处理开销外,它的养分及有机物质相信能为土壤及油棕树带来效益。这般情况可能就是造成当时许多大园丘投入这方面的研究工作。当时的 Guhrie Resach Chemara (现在属于 Sime Darby 集团属下公司) 于1970年开始研究并分别于1976及1979年开始在集团下之的园丘以棕油厂及树胶厂排废水来灌溉油棕树。

简节地说,1979年开始进行的这试验研究采用相等于9 – 72cm雨水/年 (cm rey) 在成龄油棕地实行并在8年后 (1987年) 停上。在1976年开始进行的另一试验研究则使用4.5 – 13.5 cm rey 的排废水测试,用量显然比之前研究来得少。此试验在1990年停止,前后共14年。虽然如此,排废水对环境的影响在两个试验停止后仍然持续被监督。

不带副作用

话说回来,棕油厂及树胶厂排废水都是提炼油棕及树胶过程所产生的副产品废物,不带毒性也不曾有病原体出现的报导。因此采用它并不会产生病菌传染的问题。提炼一吨的鲜果串会产生0.6 – 0.8m3的排废水 (POME) 而生产一吨树胶则排放7 – 15m3的 RFE 废水视何种过程而定。棕油厂排废水在1978年有关条律管制下必须先处理至 BOD 少于 5000mg/l 才被允许用于油棕园,否则必须获取特别准许才可进行。

在1992年,Guthrie 集团属下12间棕油厂及9间树胶厂分便地产生0.9百万吨 (POME) 及1.0百万吨 RFE 排废水,并施放于1170公顷的油棕园。它所采用的废水主要以 POME 为主,因为油棕树对养分需求及施肥成本比树胶高6倍。因此,以排废水来灌溉油棕基本上带来养分及水份供应的效益。

不影响树成长

以上研究试验的成果显示,棕油厂及树胶厂排废水在控制的用量下对土壤及水质没有带来明显的坏处。油棕种植人对 POME 排废水所含有的重金属如铜、锌及镍 (nickel) 被导入土壤后是否影响土质及油棕的担忧经过分别8年及14年试验显示那沉积的有关重金属量乃微不足道。另一方面,树胶厂排废水采用17年也没发现锌及铜累积在设立作为试验用途的畦里。由此而说明了这方面的隐忧是多余的,况且不造成环境污染,唯用量必须在控制范围内。

从试验地段油棕叶子养分分析的结果方面显示,采用 POME 排废水后,叶子内的氮、磷、钙、镁及硼水平和对照组比较下是增加了,而钾、铜、锌及镍水平则下降。这说明了采用的安全性,重金属并没因此而累积在油棕树里。反之,废水的采用使到鲜果串产量增加 (Wood and Lim,1989,Lim and P’ng,1990)。

节约能源

最后,棕油厂及树胶厂排废水重新循环用于油棕园的作法为它增加了0.45Gj/公顷的能源及节省2.2%的肥料成本,同时能把产量提高10% (Wood and Corley,1991。它的采用应被视为能源的保存而不应被视为潜在的能源来源。它为土壤及油棕作物带来了一些正面效益进而造就油棕园能源的平衡性及降低能源的消耗。例如,它含有养分及带来水份同时也兼具有机质成份并产生了保存原土地能源的效用。

 

參考資料 :

1. Lim Chin Huat and Chan Kook Weng,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Land Application of Plantation Effluents on Oil Palms”, PIPOC 1993,第273-284页

2. Lim, C H and P’ng, TC (1990) Utilization of Palm Oil Mill and Rubber Factory Effluent on Oil Palm. Proceedings of Regional Seminar on Management and Utilization of Agricultural and Industrial Wastes, Institute for Advance Studies, University of Malaya, Kuala Lumpur. pp. 171-176.

3. Lim, C H and P,ng, T C (1984). Land Application of Rubber Factory Effluent on Oil Palm and Rubber. Proceedings of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oils and Nutrition of Perennial Crops, Malaysian Sopciety of Soil Science. pp.307- 317.

4. Lim, C H; P,ng, T C and Chan, KW (1991). Nutrient Recycling Through Utilization of Palm Oil Mill Effluent. Proceedings of 1991 PORIM International Palm Oil Conference, Agriculture (Module 1), PORIM. pp. 261-269.

5. Lim, C H; P,ng, T C; Chan, K W and Chooi, S Y (1983). Land Application of Digested Palm Oil Mill Efflent (POME) by Sprinckler System. Proceedings of Land Application of Palm Oil and Rubber Factory Effluents, Malaysian Society of Soil science. pp. 72-89.

6. Mohd Hashim, T (1991). Treated POME as Nutreint Source for oil Palm. PIPOC 1991 (module 1). PORIM, pp. 244-260

7. Wood, BJ and Corley, R H V (1991). The Energy Balance of Oil Palm Cultivation. PIPOC 1991 (Module 1). pp. 130 – 143.

8. Wood, B J and Lim KH (1989). Development in the Utilization of Palm Oil and Rubber Factory effluents. Planters, 65: 81-98.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