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中寮铁路跨越式发展为泛亚铁路网运输东南亚农产品至中国之梦想成真

中寮铁路跨越式发展为泛亚铁路网运输东南亚农产品至中国之梦想成真

- - 广告 - -

中寮铁路是首条采用中国标准、与中国铁路网直接连接的国际铁路,也是泛亚铁路网梦想的开始,是寮国 “变陆锁国为陆联国”,意味着通过永珍、曼谷和吉隆坡的铁路,将昆明与新加坡用轨道连接起来的梦想终将实现。

经过5年建设,2021年12月3日,全长1035公里、连接中国云南省会昆明与寮国首都永珍的中国寮国铁路全线通车,时速约160公里,总投资超过370亿人民币 (约246亿令吉),中寮两国投资占比为7比3,昆明到永珍约10小时可达,成为泛亚铁路网重要里程碑。当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寮国国家主席通伦举行视像会晤,并共同见证铁路通车。

央企中国国家铁路集团表示,作为中寮友谊标志工程,中寮铁路“为加快建成中寮经济走廊、构建中寮命运共同体提供有力支撑”。

中寮铁路是泛亚铁路的重要连接部分,是中国与寮国 “变陆锁国为陆联国” 战略对接的重要项目,意味着通过永珍、曼谷和吉隆坡使用铁路将昆明与新加坡连接起来的梦想仍然不灭。中寮铁路是首条以中国为主投资建设、全线采用中国标准、使用中国设备并与中国铁路网直接连接的国际铁路。中寮之间互联互通实现跨越式发展,未来还有望与中南半岛其他国家相连成为泛亚铁路的关键起承段。

铁路北起中国云南昆明,经玉溪、普洱、西双版纳、中寮边境口岸磨憨进入寮国,经著名旅游胜地琅勃拉邦至首都永珍。

今年是中寮建交60周年,随着这条铁路顺利开通,它不仅方便沿线人民群众出行,促进两国人员交流,还对拉动沿线旅游、农业、物流等产业发展和对经济特区、综合开发区、城市化建设,有巨大促进作用。

中寮铁路通车是中国助力区域互联互通建设的又一注脚,为沿线经济增长创造机遇。中国致力助推区域互联互通迈上新台阶,为区域经贸合作再添新金钥。伴随中寮铁路通车,错综交织的泛亚铁路网脉络变得越发明晰。作为泛亚铁路一部分,中寮铁路与亚太区域内路、桥、站、港等基建专案遥相呼应。

寮国之后,明年的焦点会转移到曼谷—廊开高速铁路或也称为泰国东北部高铁 (HSR) 线,目前正在建设608公里路段,此乃泰国铁路现代化的里程碑,开通后将使昆明——新加坡的路线延伸更接近现实。

泰国有意成为东盟经济共同体高铁枢纽,欲将从曼谷向四面八方延伸出5条高铁线路,其中一条向南延伸至马来西亚边境。相关的重要的基础设施专案包括城际铁路以及公共交通网络的发展,以解决曼谷及其郊区的道路交通问题,并连接泰国与邻国的主要生产基地。

泰柬越南紧追

泰国目前已经拥有完善的铁路系统,铁路总长4952公里,是运输链中的重要一环。泰国的宏远目标是从原本的铁路系统辐射至其他东南亚国家。

另一个东南亚国家柬埔寨亦没有在铁路建设中怠慢,正在进行建设以改善与寮国、泰国和越南的连通性,以便它不会被排除在更大的计划之外。

越南也在对其铁路进行现代化改造,其较新的路段将采用标准轨距1435毫米,因其现有城际列车是沿用具百年历史的米轨距,1880年代由法国殖民政府建立,只能以相对较慢的速度行驶。

印尼两年通车

身为东盟大国,印尼自然不能缺席,雅加达一万隆高铁有望于2023年开通运营,架起这两个特大城市之间拥挤的公路走廊。印尼交通当局与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亦针对一个项目进行了研究,以将高铁线路一直延伸到万隆之后的泗水,总长约730公里。印尼于2008年就开始考虑兴建高铁,雅加达一万隆高铁在2016年初开始动工。

随着中寮铁路通车,泛亚铁路网络的目标日益清晰,马来西亚方面必须力求赶超东盟各国,以期能够快速接上轨。

马中商务理事会董事暨马中 “一带一路” 建设委员会主席拿督黄益隆说,中寮铁路落成与通车,大马在祝贺对方的同时,也应该探讨如何以最快的方法,重启隆新高铁专案。

随着其他东盟国家在其基础设施竞争力方面趋于一致,马来西亚不能落后。在城市公共交通的可用性、可负担性和使用率方面,吉隆坡被认为比马尼拉和雅加达更落后。

黄益隆表示,泛亚铁路在 “一带一路” 计划里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这是一条越过湄公河流域、以新加坡为据点、途经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缅甸、柬埔寨到中国昆明的铁路系统。如果隆新高铁建成,将连接中国昆明到新加坡的路线,届时将对沿线地区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而马新之间的无缝连接也有望改善吉隆坡的经济活力。

“以其他国家如中国的经验,高铁设站的省市,将增加该等城市的知名度和交通便利,也为城市带来资金和机遇。如今,东盟整合,如果隆新高铁不能落实,马新已如同自我排除于未来泛亚铁路东南亚线网络以外,将是与其他东盟国家高铁网络绝缘,失去无限商机。” 黄益隆语重心长地说。

“大陆桥” 重大突破

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对于依斯迈政府上任短短3个月内就义无反顾向新加坡提出重启高铁计划予以高度赞赏。中心主席谢诗坚表示,如果一切顺利,隆新高铁将成为东南亚国家走向全面现代化,面向中东和欧洲国家前所未有的 “大陆桥” 的重大突破。

马来西亚在规划铁路基础设施时需要有更广阔的视野,要考虑吉隆坡一新加坡高铁以外的问题。因此在重新考虑重启高铁的细节和如何融资的同时,必须保持活力以符合马来西亚的利益。经济学家认为马来西亚需要开始想像本身交通系统的未来,不仅是载送乘客的服务,也得包括物流。出于经济和环境可持续性的原因,马来西亚需要重新考虑整个南北线的联系,将人流和物流交通从公路转移到火车。

泛亚铁路是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 (ESCAP) 推动的更宏伟的泛亚铁路的一部分,旨在促进整个亚欧地区的货物流动。目前,泛亚铁路网络包括略超过11万8000公里的铁路线,这些铁路线被选中,因为它们具有为 ESCAP 地区以及亚洲和欧洲之间的国际贸易提供服务的潜力。

泛亚铁路共有3条路线,东线从云南通向越南,中线从中国经寮国、泰国及大马,并以新加坡为终点,西线则从云南走向缅甸 (见图一)。


缅甸因内乱无暇他顾,西线在短期内无法有动作。至于中线,因大马在过去3年三度更换政府,使原已制定好的吉隆坡直通新加坡高铁计划腰斩,泛亚铁路顿时断尾。

无论马新都对高铁计划兴致极高,不过因大马希望能主导专案工程的颁布,使两国联营隆新高铁计划破局。

对中国来说,泛亚铁路的实现在经济上将能带动云南乃至西南地区发展,政治上它将把中国与东南亚捆绑在一起,共荣共好,同时为中国商品进出口开拓一条新路,今后国际航运将不用过度依赖马六甲海峡航线。

对东南亚来说,泛亚铁路所创造的利益明显可期。农业大国泰国脑筋转得最快,该国农业与合作社部正在研究将泰国铁路接入中国云南省玉溪—磨憨铁路线的计划,以增加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农产品出口。其他国家还在等吗?

新闻来源 :

亚洲周刊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