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棕油价高企,劳工短缺,适时机械化转型减少外劳依赖

棕油价高企,劳工短缺,适时机械化转型减少外劳依赖

  • Post category:文章 / 油棕

油棕采果以人力进行,若和机械采果相比,成本上低廉许多,而且人力在园间的移动力非常伸缩性,对每10 – 15天采收一次果这业非常适合。除非事來到不得已的地步,否则业者相信不会机械化园丘以节省大笔资金购买机械。国内许多迷你园丘固然不适合引进园丘机械作业,但可通过参与合作社来进行机械化采果。对有相当面积的园丘业者,机械化已是适时采用的阶段,再通过重新规划作业流程及制定新的成本机制,以自愿性強制转型,相信必能永久性渡过缺乏园丘劳动力困境,并提高园丘效率。

1980年代,大马油棕种植开始蓬勃发展,当時的园丘机械化也开始形成,一些国丘公司开始引入机械并成功将园面积对劳工比率从10:1提高到15:1。然儿较适合的比率应该是20:1。

单在2016年,国内园丘工人有393,350人,其中84%为外劳。外劳是大马棕油业最重要的资产,少了外劳,此行业即陷入瘫痪地步。

采果乃园丘最重要的作业,而且劳力需求往往就在这层面出现。一位劳工需含蓋4公顷的面积,那么1,000公顷的园丘就需要16位熟练的采果工人。对老树 (树龄20 – 25年),树已高过7米而难于采果,若没另外补贴,一些工人会放弃高树而转向较矮树形成业者平白的损失。

采果作业包括先确认树上有熟果,然后把镰刀对准果串部位,先把果串下面的枝叶修掉才把果串割下来。采果周期为10 – 15天采一次,若15天过后才采的话,熟果会太多,游离脂肪酸可能高过5%使到油的品质降低。一般而言,熟果及落地散果的游离脂肪酸在于2% – 3%,这样的水平可確保良好的油品质,若延后送厂,那么游离脂肪酸每一天将增加0.9 – 1%而破坏了油品质。


果串采下后,工人必须把修下的叶子排放在叶堆,并修掉过长的果炳。检拾的落地散果则装入袋子,然后一起把果运去油厂。这些工作可由机械来进行,包括采果及捡拾散果而节省一些劳力。重要一点乃机械采果由驾驶员驱动,工作不吃力,相信能吸引到本地人来进行。捡拾散果也一样,机械化无形中减少工人吃力及重复的弯蹲捡拾散果的动作。

 

电动镰刀

早期工人以竹杆采果,之后大马棕油局研发了轻盈铝杆取代并普遍采用至今。2007年,该局成功开发电动镰刀 (Cantas) 采树高7米以下的果串。

电动镰刀采果效率比人工采果快近一倍,人工每天收割平均3.5吨但电动镰刀每天6.75吨,同時减少30 – 40%的劳工。镰刀装在电动杆,杆下有台小引擎就成了电动镰刀,对矮树则采用电动凿一划即能把果串采下或修叶皆方便无比。小园主或本地工人皆可胜任这作业。只是电动镰刀久用后必须维修或更换零件而稍为麻烦。

日新月异,电动鐮刀如今已研发出杆子更轻及震荡力更低的电动镰刀,称为 Cantas Evo。此种电动镰刀已实地测试操作400个小時,被裁定为适合采用的新一代采果工具。有了它,采果效率将提高,采果不需再依靠外劳了。

 

机车采高树果

树高过7米,电动镰刀或人工采果就不易了,取而代之可利用有升降设置的机车来进行。这种机械有两种,第一种,人站在升降器上,升高至熟果串处把果串采下。第二种,在升降器装了镰刀,由驾驶员控制把果串采下,之后安顿在收果槽里,不触及地面,这样就节省捡拾散果时间,果串也完好无损。一辆采果机车载重量500公斤,采一粒熟果在2.5 – 3.5分钟完成并将果串安置在收果槽。一天可采4 – 6吨熟果。

 

迷你收果机车

若采用人工采果,那么从园中把果串运载至大路旁的收集果槽或罗里上也可以采用迷你机车以代替手推独轮车或水牛。机车的速度较快,且大大减少劳力。大马棕油局也发明摩多后面装置收果桶后驱动摩多拖走。单独车亦可改装成电动装置以方便用于各种地情。机车型如今已开发出各样款式已配合地势甚至土壤松软型,这样可减少土壤压实率而不伤树根。机械化采果及运作业提高工人生产力25 – 40%,劳工人数亦可明显减少。一项研究试验显示,在一段27公顷每12 – 15天采果一次的园丘上,劳工人数从15人减至10人,而且每天含蓋面积大至25 – 30公顷,比人工之20 – 23公顷多出不少。这些显然都是机械化的好处,三大优点引应而生,第一提高生产力,第二明显减少外劳依赖,第三作业较为轻便,因为机械已取代劳力,故能吸引本地人来进行。

 

参考资料:

Abdul Rahim Shuib and Norman Kamarudin, “Harvesting And Mechanised Collection of Fresh Fruit Bunch”, Accelerating Oil Palm Mechanisation in Malaysia : Innovations and Adaptations, Norman Kamarudin et al., (Editors), MPOB, 2018.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