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大马人工林发展成果与失败

大马人工林发展成果与失败

大马木材与家具业蓬勃发展,使到原本原料來源短缺的现象日趋严重。天然林木一向来作为这领域的货源日益减少,政府不得不思考如何打破这僵局。一路來,从70年起,政府都在进行及鼓励人工种植森林树这项目,唯效果乏善可陈,原因有数个,包括森林树种苗缺乏、地点不适、虫病害肆虐及行政菅理问题。


在2006年,大马木材工业局 (MTIB) 设立了 Forest Plantation Development Sdn Bhd 有效地加速西马人工林种植。这间公司的成立主要在于妥善地处理政府批下的10亿令吉拨款作为发展人工林的用途。当时,该公司订下的目标是每年发展或种植25,000公顷的人工林,为期15年,以达到2020年最终发展375,000公顷的人工林面积。

然儿,在2010年,当局进行了成本合理化時将这目标削减至130,000公顷。显然地,之前设定的目标太高而不易达到,虽然该局雄心勃勃,但无奈要每年发展这么大的人工林毕竟不容易。10亿令吉的拨款当中,一些也开放给有意发展人工林的公司 (本地与外国皆可) 去申请,若种植橡胶每公顷可获2,500美元补贴而种植其它指定森林树则可获得每公顷2,000美元补助。

到了2019年,为数116,000公顷的人工林已发展起來,当中橡胶林80,700公顷及其它指定树种35,300公顷。与此同时,沙巴及砂拉越分別发展了357,000公顷及451,000公顷,但这两个州在这方面有各自的管理机制而不列入本文谈项里。


从以上所见,橡胶树依然是最热门树种,占了已发展面积的70%。这点并不难理解,因为橡胶有双用功能,树只要长至4或5年即可开割以获取胶汁,橡胶树若以15 – 20年的翻种目标來算,那么在橡胶被砍伐以供下游工业之用的時候,业者已采收了10 – 15年的胶汁。相比之下,其它树种就没有这项优势了。

为此,往后发展人工林的趋势相信会以橡胶树作为首选。橡胶树有胶木兼胶汁品种,其生产潜能不论是胶木或胶汁都不遜于单胶汁品种。人工林与传统橡胶种植的差别在于人工林以取胶木为终极目标而且有期限性,传统橡胶园则主要以这作物的胶汁维持生计,胶木生产并非其最终目标。

橡胶人工林为下游工业提供了木料來源,这是政府的原意,以支持庞大的木材工业尤其家具业。从70年代至20年代,总数估计有 – 百万公顷的人工林被发展出來,但是供应链上这些措施依然严重不足以满足国内木材业尤其是家具业的需求,这想必有潜在因素造成而必须加以探讨。

首先,原因之一即国内木桐加工后被出口至东亚国家。根据大马木材工业局的资料显示(2019年),沙巴及砂拉越分别出口65%及70%的木材至东亚及印尼使到本地供应量短缺。事实上,西马每年都有1万5,000公顷的人工林被收成而砂拉越与沙巴则分別8,500公顷及3,000公顷,当中西马仍有82%是供应本地工业,另两州屬则相反,乃注重木材出口。西马的木材树种类85%是橡胶木及15%为其它树种,但东马两州的橡胶木生产却不足总产量的一半。东西马出口导向的差异使到西马木业者获取不到应有的原料供应而必须从鄰国进口,尤其是橡胶木。

再來就是用以发展人工林的土质肥沃的问题。一般上,人工林的种植多在养分贫乏的土地上进行,而肥料采用并非人工林的成本要项。据知,人工林的施肥开销仅占总开销的1%,通常肥料只用在促进林木的初期长势。林木以人工种植开发毕竟不同于它自然传播的法则,存活力及虫病害问题引应而生,例如一些下种后10年的林树开始出现健康的问题,相信乃因土质与林木亲和性不和及养分不足所引起。有鉴于此,养分管理看來是人工林应有的作业方案之一以减轻林木成长不佳的问题,例如磷与氮被发现是抑制林木成长的元素。一项进行过的试验显示相思树在下种后首3年对施肥有积极的成长效益。

虫病害也是人工林面对的要害之一。单一种植并不像天然森林可享有绝低甚至零度的虫病害问题,因为单一种树无法營造多元化生物环境导致生态性性贫乏,自然天敌也少,这种情况下使到虫病害问题引应而生。初期的林木种植尤其是相思树都能健全成长,但80年代沙巴的相思树开始面对心腐病的侵袭并广泛传播导致林树的品质与产量大受影响。10年后,红根腐病到來造成西马树龄10 – 14年相思树超过40%的死亡率。

较近期的病害问题也同样发生在相思树,病名为维束枯萎病由一种菌类引起,2005年它在印尼首次被发现,之后传播至沙巴、砂拉越、柔佛及彭亨的人工林,由于病情严重,许多轻龄相思林被迫遗弃并改种其它树种例如 Eucalyptus pellita 及 E.deglupta。時至今日,这病害依然无法根治使到业者对相思树的种植意愿沉下谷底。

接下来的问题是种植材料不足,当局的统计显示种植材料來源仅能应付73%的种植面积需求而且品种方面也局限在相思树及 paraseriatches falcataria 这两树较佳的品种树供应。为此大马森林研究院 (FRIM) 与博大 (UPM) 森林学院应采取加速培育高品质种植材料的角色。这两机构乃大马独立后的森林业研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人工林大多数由大财团公司掌控也是不健全的现象;这些公司多数是树桐相关业者,他们砍伐森林后必须重新种植树林以延续获得伐木准证,但重新种植却不能一厢情愿,林树不会像天然森林般地顺利成长,相反地一些种植项目也因地质问题而表现不佳使到人工林发展受到影响。反观越南在这方面有较佳的表现,它至今已开发了3百50万公顷以相思树为主的人工林为该国木材业帶來显著贡献。

从这角度來看,大马人工林发展拨款多数由大公司获得而小公司因为利润不明朗化下而不敢冒然投入使到参与人工林建设的人数受到局限进而限制了这领域的发展。橡胶树也因为易于开发而且适用于家具业,故许多公司都喜欢种植这种作物。当然这现象也由一些土长品种林树如 Shorea spp. 及 Dipterocarpus spp. 培植方面仍不到位使到投入的公司不敢冒險进行。 

组培 (tissue culture) 种植材料的开发以发展人工林也逐渐受到注目,因为组培作物有较一致的长势而且成长也相当正面。例如一个较新称为 Revotropix Paulownia 的树种成功以组培方法育成而且至今已种了16,000公顷。这树种的长势非常快速而且一砍伐后就有吸芽长出可持续第二轮次的成长而不须要翻种,其木质也硬朗且超轻可用于轻型家具或室內建材等,但是其最终的耐用性仍然进一步研究。除此之外,一些有利的树种如 Eucalyptus pellita 及及杂交种相思树也后市看起,但持续的研究与试种后才能真正了解其习性进。

木材业原料的缺乏导致木材工业局必须调低2020年木材产品出口,从130亿美元的目标减至60亿美元。与此同時,国内木材从北美、欧洲及纽西兰的进口而跟着增加。大马至今的人工林发展可从表一作为总结。

大马政府推荐的人工林种植品种计有橡胶树、Acacia mangium (相思树)、柚木  (Tectonagrandis)Azadirachta axcelsa 、Khaya senegalensis、Neolamarckia cadamba、Paraserianthes falcataria、Octomeles sumatrana、Eucalyptus、Paulownia 及竹 (5大品种)。竹业具有庞大的发展潜能,也是一门等待开发的亮丽领域。固此大马木材工业局将之列为推荐种植的作物,可谓意义深长。

资料来源:

Jegatheswaran Ratnasingam et al., “Plantation Forestry in Malaysia: An Evaluation of its Success and Failures Since the 1970”, Notulae Botanicae Horti Agrobotani Cluj-Napoca 48(4):1789-1801, 2020.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