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芒果花期、修枝与施肥

芒果花期、修枝与施肥

- - 广告 - -

芒果树开花的前提必须要有1 – 2个月的干旱季节以促使來花。大马许多地区都没有这样的季节使到即使來花也不茂盛且不規律。对商业化种植人,这种情况就降低了收成率。有鉴于此,一些催花作法可于此刻应用,作法就如喷煙、大量修枝、环刻茎干或枝干、在树头洒盐、修根或采用化学药物来进行。方法虽多,但仍以化学法处理的效果最好。然儿化学药物也有多种类,并非样样都行,其效果有视芒果品种而定。

例如乙稀利 (ethrel) 曾用于 Harumanis 芒果,效果却不稳定,意指有時有效有時却效果不佳。硝酸钾 (potassium nitrate) 用于菲律宾一些品种如 Carabao、Piko 及 Pahutan 显然见效但对大马芒果品种却激不出促花效果。以上化学药物皆属于调节剂以促进來花,但对一些品种显然不受用。较新的化学药物如多效唑 (paclobutrazol) (例如 Cultar) 或咪康唑 (Uniconazole) (例如 Sumi – 7)就在芒果树上被引用。这两种药物实为植物生长抑制剂,用來抑制树的植物性成长尤其抑制新枝嫩叶的萌长以便促使开花。热带果树一般上都有一旦遇到下雨即有抽新技嫩叶的习性使到开花期被抑制。

容易开花的品种如 Harumanis 与 Maha 65只须根据树龄及树形的大小以低量的多效唑(1.0 – 5.0克a.i)进行而若采用咪康唑,剂量在于0.5 – 1.0克a.i.即可。业者应禁用高剂量以免树叶及花串卷起、水枝增多及长期性影响产量。这两种药物的应用应只限于难开花或开花不规律的树,而且用一次后其效果可维持最少一年的時间,因此而不鼓励多次使用。多效唑与咪康唑皆能以喷叶或淋根(离树基30cm)來进行,但喷叶较为安全,因为留在树体的残余较少对树的影响也较低,把适合的剂量滲入8公升水喷洒就行了。

多效唑与咪康唑对本地一些品种显然见效包括难开花品种如 Nang Klarngwun (MA 125)。用量方面则有视树龄、树体积及树品种而定但一般上低用量即可,例如多效唑以5.0 – 7.5克a.i用于6 – 8年树龄的 Nang Klarngwun 即可见效,在轻龄树,用量再减低至2.0 – 4.0克a.i。然儿咪康唑的见效率是在于低的用量如0.5 – 1.5克a.i。


施喷这些药物最好先计划一下时间,因为花期一旦落在雨季,花病与落花率的增加对收成不利。因此在干燥季來花最为恰当。大马一般上的干燥日在于一月至二月,因此施喷多效唑或咪康唑可选择在10月尾或11月初进行。业者应谨记这两药物只有催花作用,之后的坐果率、果实品质及收成量与这些药物无关,因此之后的果实管理依然必须靠气候及农艺(施肥及虫病害菅管理等)来进行。

芒果树的花期一般上都很茂盛,令人一看开心不已。然儿花开虽多,落花率也多,因为每串芒果花虽有300 – 4,000朵花,但仅有1 – 35%为有效用的双性花,这当中仅少过30%的双性花能结成初果,果粒在成长过程中又会掉落一些,到最终成果的仅有0.1%罢了。

还有芒果的收成也必须依靠花期间的授粉作业。芒果的授粉看来比榴莲简单许多,原因在于花儿于清晨约6 – 7点绽放,虽然雄花襄在数小時后才爆开,但总之在中午前授粉已能蓬勃地进行而且藉由蒼蠅、银蜂或蜜蜂等昆虫来进行即可。反观榴莲在夜间开花就少了大量能在日间援粉的昆虫了。

并非全部芒果品种皆是季节性,例如 Malgoa 及 Epal 品种就非季节性而 Harumanis、Masmuda、Maha 65 及 Golek 都是季节性芒果,若生长于大马北部,一年仅有1月 – 3月一次的果期但若生长于大马中部或南部可享有两次果期包括7月 – 9月。

在全世界,芒果据知拥有超过5,00个品种,4,000年前起源于印度,之后传播至世界各热带地区包括东南亚、中美洲、南美洲及非洲等地。全球盛产芒果的国家为印度,年产1千8百万公吨,种植面积达93万公顷,产量占全球的50%。接下來是中国年产4百77万公吨及泰国3百40万公吨,但泰国总产量中只有2%供出口,其余的作为内销。


芒果属于 Anacardiaceae 科植物,在这个科里有60个属,其中15个属出现在大马国土上。Mangifera 属是最有经济价值的,因为这个属中即包括了芒果 (Mangifera indica L.)、binjai (Mangifera caesia) 、bacang (Mangifera foetida)、lanjut (Mangifera lagenifera)
sepam (Mangifera longipetiolata) rawa (Mangifera microphylla)、kuini (Mangifera odorata)、mempelam bembam (Mangifera pentandra)及asam kumbang  (Mangifera quadrifida)。

芒果经厉了数百年的散播,最终形成了两个主要的品种组別,一是印度品种,其种子多数只拥有一个胚,另一种为东南亚品种,种子属多胚形,意指一粒种子可长出数个秧苗,视胚的数量而定。

目前在大马商业化种植的品种只有整10个左右,这也是大马农业局自1930年代以來所注册超过100个品种中仅存下來,其余的都在历史宏流中消失了。这些现存的品种包括Harumanis (MA 128)、Masmuda (MA 204)、Siam Panjang (MA 205)、Nam Dorkmai (MA 223)、Laris (MA 154)、Golek (MA 162)、Nang Klarngwun (MA125)、 Maha 65 (MA 165)、Sala 及 Chokanan。截至2017年,大马芒果种植面积5,828公顷(2017年),吡叻以4,338吨生产最多,跟着沙巴(1,125吨)及彭亨608吨,全国总产量为18,301吨(2017年),市值5千7百万零吉,这些品种之中又从 Harumanis 最著名,平均每公顷年产2.69吨。其甜度在所有品种之中最甜(表一)。

Harumanis 果肉呈橙色,甜度16 – 17 Brix、帶果香,卖相极佳,非常适合出口。由于受到气候影响,据知这种水果较适合种于北马使到生产量有限,有供不应求之势。早在1971年5月28日,Harumanis 已在大马农业局注册,编号 MA 128。它相信源于印尼并落脚大马。Harumanis 和其它源于东南亚芒果品种一样,是多胚植物,其种子拥有细胞核胚胎,与母树的基因雷同,因此这种果树能采用种子來培育,Harumanis 也不例外,但一些这类植物的种子中也含合子异型 (zygotic),例如 Golek 芒果就拥有高达64%的合子异型。

Harumanis 是玻璃市州最重要的水果,种植面积1,037公顷。然儿一些种植人就曾指出Harumanis 有不同的果积,果肉颜色与每串果粒数量也不尽相同。尤其果肉颜色,一些已出现黃色而非一律橙色。这种情况在芒果领域并不稀奇,其它品种亦出现这种情况,例如 Sala、Chok Anan、印度芒果甚至 Kensington 芒果,这些相信源自杂交或自然突变而形成。

下种距离与修枝作业

在地下水位高或易浸水之地,建立寬3米及高一米的箱洼或把泥土填高來种植芒果能避免根系易被浸水的机率而且据知这作法可诱使树提早來花及更快结果。下种的距离有视树的品种而定,树大的品种如 Harumanis、Masmuda、Sala 及 Maha 65应以较寬距离下种,例如9.1米 x 9.1米 (一公顷120棵)。至于中等树型如Malgoa及Epal品种则以7.6米 x 7.6米下种,每公顷173棵而嬌小树型如 Nam Dorkmai 以6米 x 6米,一公顷277棵下种。

芒果树一旦下种6 – 12个月后就应该进行修枝以建立強壮及高产树,原因在于树枝修得平均其树形也平衡,透光度又好,最终收成作业就更得心应手。不少的农友以中心开放式來修剪植株,这作法有二,第一为139作法,第二为136作法,意指一支树茎、3支主要分枝及2支或3支次分枝 (图一至图7)。这两个作法可用于绝多数的芒果树。至于收成后,果树亦必须修剪以促进新叶成长及來花 (图8 – 图9)。

果粒采收后应将果炳以上的两枝节剪掉,一些新枝将在修剪之处长上來但业者仅需保留新长出的3支分枝作为产果之用。通常果炳会在同样地方长出來,故同样在收成后再次修剪,这种重复的作法有助于保持同样的植株形状。若要提高坐果量,那么可修枝至接近果炳处并同样保留新长出的3支分枝。然儿这种作法在数次的重复之后,树形会因分枝长得长而变得更大及更宽的树伞,可能会增加日后收成作业的难度,虽然此举有助于增加果量。

最后芒果施肥一般上复合肥与有机肥并用,有机肥从小树至8年树每棵每年施放10公斤,从第9年开始每年每棵施放20公斤。至于复合肥方面,未成龄树应施放平衡肥 (15/15/15或16/16/16),剛产果的树改用藍肥 (12/12/17/2) 及盛产期树以含高钾果肥处理,用量可从一年树年用大约0.34公斤慢慢增加到第5年的1.35公斤,之后随着树龄增加到6 – 8年,年用量调高至2.52公斤至9年及以后的4.08公斤用量。生物复合肥对作物也产生良效,它藉由良菌群改善土壤效益之時促进作物根系吸收养分的机率而能提高作物的表现。施肥应伸缩性处理,包括观察树的长势情况、叶子是否青葱茂盛、结花结果率情形及土壤是否板结等现况而作调整。当然若能进行叶子或泥土养分测验后才填补不足的肥料不失为正確的作法。

资料来源:

1. Tengku Ab. Malik Tengku Maamun et al (Penyunting), Panduan Penanaman Mangga, MARDI, 1996.
2. Mohd Asrul Sani et al., “Morphological Characterisation of Harumnais Mango (Mangifera indica Linn.) in Malaysi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 Agriculture Research, Vol. 4, 2018.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