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肥料与棕油价一失衡,业者收益首当其冲,甚至面临亏损

肥料与棕油价一失衡,业者收益首当其冲,甚至面临亏损

2007年,肥料价格明显上升导致园丘的肥料营运成本从30 – 35%增加到2008年的50%。营运成本一增加,业者收益就被侵蝕而减少。油棕产量有一定的轮廓必须依靠一定的原棕油价格才能维持,高营运成本若遇上高企的原棕油价就仍有利可图,反之可能就要面对亏损。当业者遇上偏低的原棕油价時一般都会减少施肥量甚至暂時延搁施肥而不至于落到亏损的局面。

资料显示,2008年的尿素从2007年的USD309/吨提高到 USD493/吨、磷酸二铵 (DAP) 上升5倍达到 USD967/吨、钾肥(MOP)上升3倍至 USD570/吨。磷矿粉涨幅达到接近400%。2007年大马进口4百万吨的肥料,价值30亿令吉,90%用于园丘尤其油棕;肥料來自印尼 (尿素 – 263000吨) 及中国 (98261吨)、澳洲(过磷酸钙 – 51350吨)、南韓 (NPK – 96785吨),比利時 (NPK – 70,000吨),中国 (NPK – 65128吨)及苏联 (NPK – 41260吨)。2008年原棕油高企,每公吨RM3477而能吸纳肥料的起价的效果,但随后2009年原棕油价下跌54%至 RM1611.50/吨,这种情况导致西马每令吉收益降至 RM0.10、沙巴 RM0.17而砂拉越反而倒贴 RM0.08,业者无能力或无意愿再购买肥料使到肥料在2009年大幅下降。

油棕下种后需要3年才开始有收成,业者在初期的资金投入必须在收成期间回收。80年代初,首3年的营运成本每公顷 RM5,000 – RM6,000,在此情况下,原棕油价即使每吨仅 RM1,000,业者仍能取得23% – 25%的內部回酬 (IRR)。然儿这成本已在2005年上升到每公顷 RM7761及2008年的RM12647,在第4与第5号土地,成本就更高,例如Paimin就曾报导在泥炭地的首3年种植成本高达每公顷 RM14800。有鉴于此,肥料价格不仅影响业者的回酬也是业者是否能在这行业里继续生存或退出的重要因素。

表一显示正常的肥料价位、情况一代表肥料起价50%而情况二則起价100%。在 NPK 肥方面,情况一代表肥料起价30%而情况二则60%。

从表二可看到单元肥与复合肥料起价后所引起的每公顷及每吨鲜果串生产成本皆增加的情况。表三则显示每吨的鲜果串盈利在肥料各价位及各原棕油价下受到影响的情况。在原棕油处于 RM1500/吨及单元肥涨价100%情况下显示砂拉越每吨鲜果串生产面臨 RM7.27的亏损。原棕油若在每吨RM1200且单元肥起价100%,西马及砂拉越每吨鲜果串生产皆在负数,分別 – RM15.78及 – RM80.04,若同样情况发生在复合肥起价60%,那么全部大马油棕生产都面对亏损,分別西马 – RM19.39、沙巴 – RM2.32及砂拉越 – RM85.49。

从表三可看出,在原棕油标价 RM1,200時,单元肥起价50%将使砂拉越鲜果串生产面臨亏损,若起价100%,也仅剩沙巴有少许 (RM1.19/吨) 的盈利,其他地区都亏损。同样在原棕油价位于RM1,200時,复合肥即使正常没起价,砂拉越亦已亏损 ( – RM14.53),若起价30%则使亏损扩大到 – RM50.01,若起价60%,则全部油棕地区都面臨亏损。


后语

然儿这是发生在原棕油价 RM1,200的時候,这也是油棕领域最艰难的時刻。现時原棕油价在每吨 RM4,000以上,足可吸纳再高的肥料价且仍有充裕的收益可言。

资料来源 :

Mohd Arif Simeh, “Impact of Increases in Fertilizer Prices on Long – Term Economic Viability of Palm Oil Production”, Oil Palm Bulletin 60 (May 2010), pp.1 – 16.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