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欧盟将禁止棕油用作生物燃油的迴响及大马政府的应对方法

欧盟将禁止棕油用作生物燃油的迴响及大马政府的应对方法

  • Post category:文章 / 油棕
- - 广告 - -

欧盟国家自2021年起至2030年将逐步禁止采用棕油作为生物燃油,意味2030年后棕油将100%禁止用于生物燃油。这对大马及印尼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每年这两个国家出口价值390亿美元的棕油到欧盟,少了这份额对国家经济将产生重大影响,尤其如大马65万名油棕小园主及印尼500万与棕油作业相关人士首当其冲,生计严重受到损害自不在话下。欧盟入口的棕油有46%是用作生物燃油,而棕油在生物燃油的采用也日益普遍。欧盟只把棕油排斥在外而其它植物油并沒受到影响显然是岐视棕油以保护该地区所生产的大豆油及其它菜籽油。这点成为大马及印尼最忿忿不平之事之一。

打从2018年起至今日,鲜果串价格已节节败退下跌势近50%,试想国内65万名小园主当中许多只拥有5英亩至10英亩之地,价格剧跌之后每月只能从油棕果售卖而取得数百令吉的收入,简直无法应付生计而必须另尋其他收入来维持。对于老一辈的小园主,气力衰退之下显然无法做到这点,再加上一些不明事理人士亦面对同样困境而一并把怨气发在希盟政府上,虽然这并非新政府过錯,但考量于当今政治环境下,政府不得不作出极积的对策以解决这项影响深远的穷境。从笔者所收集的资料來看,解决方法有四,第一通过外交周旋,第二停止油棕新种植地的开发,第三开拓潜在的棕油市场,第四增加国內棕油采用率。

话说欧盟议会议决逐步禁止棕油的入口作为生物燃油只因为油棕种植泛伐森林影响生态甚至原住民的原本生活,换言之它是一项帶有惩发性的作法,旨在阻止大马及印尼继续砍伐森林來种油棕。对此大马已发表声明说明这并非事实,目前大马仍然拥有无止境的森林而翻种之地也并非森林保护地,国家要将这些荒芜之地发展何錯之有?印尼方面如今有1200万公顷油棕种植地,相信当中绝多数也是合法翻种地,虽然难免一些或许超越法规而下种。


第一方法

以砍伐森林破坏生态环境之论并不为大马及印尼接受,对此两国已合作起來強烈抗议这项岐视行动。我国原产业部長郭素沁于5月再次抵达比利時进行会谈,乘着欧盟之授权法案 (Delegated Act) 未表决前來个商讨。该法案已将棕油列为“高风险”而必须排除在外。随着瑞士及法国,挪威乃第三个已议决禁止棕油入口的国家。我国首相敦马哈迪亦已致函法国总统说明若法国继续反棕油,那么大马或将限制法国产品的入口包括空中巴士及战机而转向他国购买。据知印尼方面的情绪也高漲相关部長亦发表抵制欧盟产品之说。

不管怎样,贸易战应该避免,取而代之的是如果欧盟仍然顽固不灵的话,则应选择性的限制一些产品的入口以示抗议。有者甚至提议限制欧盟国的交通工具入口。无论如何,大马及印尼应站稳立场,据理力爭,从而避免沒必要的贸易战,毕竟大马仍然需要欧盟的−些产品,而且大马也出口相当比率的家具等产品到欧盟国家。再來欧盟国家的棕油进口也分布不均,在2017年的1百99万公吨进口之中,就以荷兰之100万公吨、意大利之36万公吨及西班牙之30万公吨占据了166万公吨,相等于83%,反对棕油声浪最大的法国仅在2017年入口629公吨、瑞士4993公吨及挪威569公吨说明大马在尽力争取支持棕油应向入口量大的国家开口而不应浪费口舌于进口量小的国家如法国等。其实瑞士与挪威皆非欧盟国家并不受欧盟体制的约束。


第二方法

由于事态已发展到这地步,两国政府如今已禁止国内继续开发新的油棕种植地。就大马而言,目前种植的油棕面积有585万公顷,顶限将是650万公顷,即未來只允许已事先筹备的油棕种植进行。这相信是正确的作法,大马油棕历经100年的发展尤其近30年來更加蓬勃也应把步伐放缓一下,待看事态的未来发展再作打算。目前国内约60%种植地已用來经营油棕,650万公顷这顶限相信也是大马油棕种植面积的极限了。接下去应开发別的农作物,把产业多元化就好过把全部鸡蛋放在一个蓝子里藉可分化风险。

虽然如此,这并非说明大马油棕从此将停滯不前,反之业者应将原有面积的产量及农艺提升上來。国内小园主及园丘领域平均每公顷只取得17.89吨 (2017年) 的鲜果串产量,尚有接近一半的上升空間。良好经营的油棕产量其实可以突破每公顷30吨。这就关系到正确农艺的采用了。从笔者最近来访的一位大园丘得知正常油棕只要能以正确的农艺来进行,其产量一般上都可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何谓的正确农艺?这是指提供油棕优異成长的环境而这些就包括了园丘农作规范,例如栽种豆科铺蓋植物、良好的排水系统、虫病害菅理及施肥等。因此欧盟禁令之下大马油棕或将改向深化发展,即停止再开放新种植地,反之走向原面积上提升农作及产量这一方向,此举有助于提升新工艺的使用率,例如采果机械化及园丘交通工具等。

其实自从欧盟声明将禁示棕油的采用后,大马政府已推出 <马来西亚永续棕油认证计划>  (MSPO) 并议决所有的棕油业者必须在最迟2019年12月31日之前获取这认证。没有这认证的园丘,其鲜果串将不被棕油厂收购。MSPO具有提升园丘作业之能事,固其施行也具有正面的重要性。唯 MSPO 的推展主要是应对欧盟禁令的作法,以此告訴欧盟国家大马棕油的生产乃依循 MSPO 规范,符合了永续经营的方针。

 
第三方法

在开拓潛在市场方面,中国于4月25日与马方签暑会在5年內(2019-2023年)额外增购190万吨价值45亿6000万令吉的棕油乃一项献给大马的最佳大礼。这乃继今年3月份多家中国公司与大马签暑4份购买棕油162吨价值36.4亿合约的另一项贸易。一向来,中国皆是大马棕油出口的首三大买家,年购约190万吨的棕油。中国其实尚有增加购买棕油的潜在能力,只是其中一些棕油乃和印尼购买,因为印尼的价格比大马便宜每公吨50美元,相信这和它每年之4,000万公吨棕油产量有关。大马每年只生产约1,9000万公吨的棕油,论量效益仍然比不上印尼。

除此之外,一些潜在的买主也已被鉴定下來,如非洲、中东国家、东欧、伊朗、俄罗斯等。俄罗斯曾于浮罗交怡国际海事与航空展上表明有意购买大马油棕以换取大马购买一些武器尤其战机及战艦等合约。这可能属于物物交換的贸易,但也是一项不錯的建议。大马当局已在跟进此事。俄罗斯常年皆有进口棕油,2017年及2016年分別26,346公吨及23,570公吨,这也是额外的交易。

第四方法

原产业部也对运输领域及工业界下手以增加棕油的采用量并有助于减少棕油高库存量。今年2月1日起运输领域的B7生物柴油将提升至B10柴油 (混合10%棕油),同時从7月1日起对工业界推介B7生物柴油制。这两项计划可以消耗每年约76万1000吨的棕油,未來航空业也将使用生物燃油并大大地增加用率。此举亦有助于这些文通工具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

原产部将在2020年初落实B20/B30计划,包括和贸工部的合作以便规定外国进口的柴油交通工具必须至少符合B20/B30的标准。眼看印尼政府将在明年推出B30标准而说明这是可行的。任何可增加棕油用量的方案如今時刻显得更加的重要。若能落实B20制的推行,那么每年国内棕油将能消耗130万公吨。

至于原产业部长于日前推出的 <愛我棕油> 运动中之 <-日一匙红棕油> 也具有推广棕油用率的方案。虽然全马人民每人每日一茶匙地喝起红棕油也只提升不到1%的棕油用量,但其背后的意义就深远了。一向來大马虽然有世界第二大的棕油出口国名堂,但国内人民对红棕油的益处仍相当贫乏。固此推展 <爱我棕油> 运动可宣传这项可直接饮用及对健康益处良多的食油,并藉此消除一些人对棕油的负面看法。其实就算一些标榜进口的花生食油等产品,其花生成份只有3-5%,其余的都是棕油。

固此要推广棕油使用率,国人的支持非常重要。若连本身生产的棕油都无法大力支持,那么又怎样说服外国人多使用棕油?有銮于此,原产部也将与马来西亚入境旅游协会 (MITA) 合作,让导游向游客宣传红棕油的益处并帶往专卖店购买可藉此推广棕油用量。例如日本的芥末及韓国的人參乃世界有名亦因该国人民将这些产品融入生活中形成独有的饮食文化后而令外国人一到该地必定要去品尝方可-样。红棕油色泽天然艳美方便携带,游客一看必定喜欢而购买。以此这般之热愛及人人支持红棕油之下应可帶动一股热潮况且也对健康有益的产品。<爱我棕油> 运动如今已继续延烧,多座私立大学已有相关广告牌的设立并有意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及旅游胜地如法泡制以向游客宣传棕油的好处。除此之外酒店也被呼吁印刷宣传册子,让游客品尝棕油甚至可组团到油棕园参观,让他们了解油棕作物其实无异于森林树,一样能生产氧气而且可生产比大豆更多的植物油,经济效益比大豆好了8倍。

结语

欧盟国家对棕油的禁令无疑激起千层浪,让最低下层的种植人亦感到生活压力重重直到透不过气。这也明显地影响肥料及农药商家。种植人没多余的钱就先斩掉施肥及虫病害管理,但这仅宜短期施行,长远来说必将明显地降低生产力而得不偿失。以此可见棕果价格偏低对大小园主的影响,有者甚至说,此低势价格若再延长下去,许多园丘领域公司也将被拖累。

有鉴于事态严重,大马及印尼政府已合作起來反抗这项禁令。就大马而言,政府已作出多项改进包括极积开拓新的买主、停止开垦新的油棕种植地及扩大棕油內需。目前国内仅采用所生产中的20%棕油而80%则出口。若能将內需扩大,那么就有能力消耗更多的棕油。即然棕油可混合成生物燃油而大马亦有数目庞大的交通工具,因此可藉此多消耗棕油。

此外国人的饮食若能以棕油为本也将大大地增加棕油采用率。提升国人热爱棕油运动可说相当新颖的事,毕竟这坏节在过往有被忽略之嫌,乃知它在振兴棕油方面却具有一定的重要性。然儿这项运动乃长期方案需费时地从教育着手,循序漸進而快之不來之事固此有远水救不了近火之势但总算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欧盟对棕油的禁令令到相关人民生活困苦,并間接地促使政府重视民声而加快解决步伐,当中对棕油市场加快开拓,不管是出口或內需,都可见到原产部之努力不懈,否则低价格若再延烧下去或将激起更大的民怨对政府并不是好事。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