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油棕园丘采用鼠药对幼猫头鹰的影响

油棕园丘采用鼠药对幼猫头鹰的影响

- - 广告 - -

油棕园长年生产果串,成为不少生物的食物来源。老鼠即是其一,在里中生存及繁殖,对果串的破坏带来一定的损失。鼠害必须克制,否则其数量大增之下,果串的损失自然增加。猫头鹰 (Tyto alba javanica) 乃油棕园老鼠最大的天敌,它善长捕捉老鼠,而且老鼠也是它的主要食物,因此成为油棕园最有效益的鸟类。有鉴于此,种植人索性在园里建立起人造鸟窝,让猫头鹰居住及传宗接代,并在夜间进行捕捉老鼠的工作。虽然如此,在鼠害高的园丘,单靠猫头鹰还是不够的,业者会使用鼠药以便更快速地控制老鼠祸害。这些鼠药有老鼠喜欢的口味,引诱老鼠上钩而达到灭鼠的目的。

早期的第一代鼠药以 chlorophacinone 成份为主,之后进入第二代以 bromadiolone 制成。鼠药乃化学药剂,老鼠吃进肚子后将中毒及病发,一旦又被猫头鹰捕捉,在其体内的残留是否对猫头鹰及其幼儿有害?基本上,鼠药的采用导致其它生物产生第二次中毒情况是存在的,而鼠药对成年猫头鹰的影响也曾报导过 (Erickson and Urban,2004),但是对幼猫头鹰成长影响的研究就鮮少看到。有鉴于幼猫头鹰的成长对油棕园丘的猫头鹰群数永续性至为重要,因此一项有关的研究亦展开以进一步地探讨影响程度,其研究成果有助于业者正确地使用鼠药以减少负面影响。


这项研究在彭亨州3个成龄油棕园进行,园与园之间的距离约10 – 15公里而足以避免相关地区猫头鹰跨界而影响试验结果。每个园丘里有14个离地面7米高的人造鸟窝,相等于一个鸟窝涵盖15公顷地,意味着每园丘面积约210公顷,3个园丘共630公顷作为此研究试验的总面积。这3个园丘之中,其中一个不施放鼠药以作为比较用途 (control plot),另一个施放第一代鼠药 (chlorophacinone 0.005% a.i)及另个则采用第二代鼠药 (bromadiolone 0.005% a.i),并每年分别施放两次,即在3月及9月,也正是猫头鹰繁殖生育的盛期。鼠药乃放在树下,每棵放一粒。试验园丘里的幼猫头鹰的成长率及存活率根据选定的参数来评估以探讨影响率。


研究试验成果显示,没施放鼠药之园丘,孚化后52天并长出羽毛的幼猫头鹰数量最高,计71.4%。采用16只幼鹰当中有6只或42.85%在同时期成功成长,从8只死鹰体内有3只含有该鼠药残留。采用 bromadiolone 鼠药的园丘则有35.75%幼鹰成功长上来,而且从9只幼鹰尸体中,有两只含有该鼠药残留。3组园丘在幼鹰体重、睑板 (tarsus) 嘴峰 (culmen) 及翅膀的成长指数比较方面显示,没采用鼠药地段的幼鹰有最佳的指数而说明其成长率最好。表一a、b、及c显示这3组幼鹰体重的比较。


结语

鼠药对幼猫头鹰的存活率及成长率有影响。从一些幼鹰死尸内发现鼠药残留在内而反应出第二次中毒所带来的后果。有鉴于此,油棕园丘应避免在猫头鹰生育期 (4月 – 5月期间) 施放鼠药以免对幼鹰的存活率及成长率带来影响。现代鼠药效果卓越,可快速降低园中鼠害,它与猫头鹰的相辅下成为80年代尾冒起的生物与化学物结合起来对付油棕园丘鼠害的最佳作法。有鉴于此,应在适当时期采用鼠药为宜,减少鼠药对猫头鹰的影响对油棕业者也有正面的效益。换言之,维护园丘猫头鹰的数量及健全性将有助于控制鼠害。

 

资料来源 :

Hasber Salim et al., “Effects of Rodenticide on Growth of Nestlings Barn Owl, Tyto alba javanica in Oil Palm Plantations”, Journal of Oil Palm Research Vo. 28 (1) March 2016, pp. 16 – 25.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