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橡胶木短缺不利家具业发展,棕榈木备受注重及当局探讨开发大茎油棕品种

橡胶木短缺不利家具业发展,棕榈木备受注重及当局探讨开发大茎油棕品种

  • Post category:文章 / 油棕

这多年来,大马家具业蓬勃地发展并带动了国家经济。预测到了2020年,家具出口总值有望达到120亿令吉并制造24万个就业机会。家具就以木质品占了80%,价值76亿令吉,其余的为金属或各类合成物家具。目前大马位于全球第8大家具出口国,并展望到了2020年,能更上一层楼,排名全球第7位。


虽然大马家具出口到全球160个国家,但是2016年总出口值中有63.8%乃供应给4大进口国,即美国 (26亿令吉,占34%)、欧盟 (8.4亿令吉,占11%)、澳洲 (7.43亿,占9.8%) 及日本 (6.96亿令吉,占9%)。单在澳洲,估计每年的家具需求潜能高达350亿令吉,其它先进国对大马家具都有钟爱之情怀,因此发展潜能可说无限亮丽。

    

虽然如此,木质原料及劳力不足成为了这领域发展的两大障碍,使到厂家因为恐怕不能如期交货给外国买家而不敢冒然接受庞大的订单,也就等于白白地损失了商机。木质原料尤其橡胶木已日益短缺下所造成的价格倍升,无疑也加重了厂家的生产成本并降低与国际其它家具出口国的竞争力。

根据行内人表示,如今橡胶木已不像以前那样可任分等级来打价,言意下,有货源可用已不错了,而且也会充份利用而不会刻意淘汰不太美的原料。此外,一些家具如今也采用由小木块合成的木板来制造。厂家也从中国及越南等地进口三合板及刨花板来制造家具。据知,目前厂家仍可从东海岸州属取得橡胶木供应,但能持续多久就不得而知了。橡胶木乃构成80%木质家具的材料,随着天然胶价长期低迷使到种植面积越来越小后,国内家具业之日后发展就有必要严正看得木质家具之原料供应问题。


有鉴于此,油棕树茎被认为最有潜能来替代橡胶木,每年国内有超过7万公顷油棕被翻种,并将推倒约9百万棵老树,相等于21.63百万立方米的材料,这可是一个庞大原料来源,若能成功及充份的利用,相信可把大马木质家具业推向另一高峰。

然而,油棕树茎可用之部份乃其较坚硬的外皮下的内层,其树茎中心乃软性组织 (占树茎的31.7%) 加上树皮 (占树茎14.5%) 总共46%为没商业用途材料,其余仅54% (干状) 可用性,而且其收缩及膨胀率也高于木质材料,水份含量较高,硬度不够,树茎头尾密度不均等弱点使到它的质地不能和橡胶木或其他木质材料相比。在这情况下,它最大的潜能是用来生产成单板 (veneer) 及三合板 (plywood) 等材料。由于缺乏应有硬度,棕榈木就较适合用于不须支撑重量的产品。

总而言之,棕榈木采用前就必须进行一些加工使到直接可用性就不如木材般那么方便了。虽然如此,木工业机械工艺如今已非常先进,因此为棕榈木加工并非很难之事。目前不少的棕榈木家具已经推出市场即证明通过伸缩性的生产法,提高棕榈木的可用性已被实现了。

另一方面,虽然估计每年有9百万棵的油棕老树被推倒,若以国内油棕种植面积中之60%属于园丘公司所拥有,就相等于有5百40万棵老树是属于园丘公司拥有,要将这些生物质买出来作为生产家具等用途,就得经过园丘公司首肯才行。这一关并不容易通过,因为翻种作业中,老树被切片及排放园间任腐化,养分可循环入及增强土壤肥力已成为园丘翻种规范及政策之一,要改变它,相信只能通过政府施下相关政令才有望打开这个方便之门。虽然如此,拥40%面积的小园主领域每年预测有3百60万棵老树或可成为采用目标也是一个不错的数量。从小处作起及作好后,慢慢即可形成大气候及康壮大道乃不老的人类道理。

即然棕榈木已能用来生产家具,虽然仍有一些加工及生产上技术问题有待解决且仅是时间上的问题,那么其树茎作为用材的质地可能就有必要改造了。所谓的改造首先就以生产树茎更粗大甚至更高大的油棕品种以便形成更多的材料。目前,被翻种的老树长约7 – 13米,树茎的直径45 – 65公分。当然这就必须从选种、交配、育苗等等作业开始,所需的时间应该不少于20年,再加上下种后25年翻种时才用来生产家具产品,总时间为45年,因此看来乃下一代人起才有望看到的情景了。

 

换言之,开发果串暨木料生产皆具的油棕品种可能是下一趋势,情况就和大马橡胶种植如今已走向且实现了胶汁暨胶木橡胶种植一样。例如目前许许多多的 RRIM 及 PB 系列已是两用橡胶树种,而且已被大马橡胶局 (LGM) 试种、评估后而批准商业化种植的品种。油棕业是否会步入这后麈就待时间去证明了。


这一未来可能出现的趋势并非无的放矢,在不久前一项大马木材局的项目中,当局高层之献词中就曾提及有关方面已在探讨开发这类两用途油棕品种的可能性,作为国内未来家具业发展的未雨绸缪之计。这一方向对未来种植人有利无弊,以目前一棵老油棕树茎可卖80 – 120令吉,视树茎体积及地点而定,几十年后这价格可能会翻上几倍亦说不定,可在翻种时斩下及卖掉而赚取额外收入。对政府而言,好处更大,首先可提高材料资源把家具业及周边相关领域业作大为国家及人民赚取更多外汇。再来就是,国内油棕翻种计划可更顺利地完成,因为一旦棕榈木可卖个好价,翻种热潮自然会形成。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