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砂拉越泥炭地发展成油棕园的挑战

砂拉越泥炭地发展成油棕园的挑战

  • Post category:文章 / 油棕
- - 广告 - -

油棕种植已延伸至泥炭地带的开发来进行种植活动。虽然开发成本高,平均约于RM15,000/公顷或更高视任种泥炭森林而定,但是开发计划仍然大事进行,主要原因是一些泥炭地仍然适合油棕种植而且有利可图。虽然如此,一些先决条件必须严守避得失策而面对日后的产量问题及更高的成本开销。

当中的两大条件就是首先必须确保该泥炭地带的原属森林是适合种油棕,接下来的是该地段的土地准备工作必须一开始就作对及作好,否则未来的亡羊补牢工作不仅将增加开销,甚至也未必能有效地修补出现的弱点或缺口。

发展好处多

我国砂拉越州拥有大片的泥炭森林,其中一些已被开发成油棕园,此情况如今更如火如荼地进行,以把没有生产力的土地改变成富有生产力的土地。虽然开发泥炭森林后,一些原属生态可能消失及变迁,而且也可能增加碳气蒸发量而产生室温效应课题,然而发展起来的油棕园将来也会自然地形成棕园生态,而通过更佳的永续经营农作方式也能降低原土壤被搬动后的碳气蒸发问题,固此把泥炭森林化为种植地之好处肯定多过坏处。
虽然如此,未来的发展方向相信会更着重3P基础,即人类 (People)、地球 (Planet) 及利润 (Profit),意指有关单位发展为赚钱的项目的同时必须考虑及兼顾到人类福利尤其当地原住民社区、生态保护、环保等等以建立人类永续生存的良好环境。


开发适合油棕种植的泥炭森林

泥炭森林多属于沼泽地带,而且泥下有不尽的半腐化或已腐化生物质,再加上本质上的高水位而使到土质松软、易下沉、易燃烧等等弱点,同时养分短缺和面对一些主要的虫病害而提高了泥炭地采用的挑战。由于油棕树形大且重,根系成长重要而且养分必须充足,使到下种地段的地质性包括泥下所含有的生物质积量、养分水平及浸透率等等皆是衡量这类土地被采用来种油棕的适合性的指标。

例如砂州6种泥炭沼泽森林中的3大类,即渗杂泥炭沼泽森林 (Mixed peat swamp forest,以下简称 1 )、亚伦森林 (Alan forests,以下简称 2 ) 及巴冬亚伦森林 (Padang Alan forest,以下简称 3 ) 就展现出这些方面的差异而使到采用前后的作法及开销不一。1为最适合用来种油棕的泥炭森林,因为其泥炭腐化程度良好故对油棕根系成长的阻碍力最低乃其中一项有利的因素。2则有大量大小木质物藏于泥炭土里土地准备开销比1高出2-4倍之外,对油棕成长、活力等等方面的阻力较大。

虽然如此,如果其地下大木头等物能在土地准备工程时加以清除掉及把土壤压实,它仍适合种植油棕。3则是问题较高的泥炭森林,而如果打算采用这种地带来种植油棕将面对很大的挑战。首先其质地侵透力高使到养分流失快速,而且土壤非常松软如棉及不稳定且下沉率高及雨季里易淹水暨保水能力极低,故此棕棕成长及握地力也低劣使到这类土地用来种油棕的适合性备受争议。

 

准备作业多及高成本

有鉴于此,泥炭森林之原属性的确认将有助于控制成本开销及日后的油棕表现问题。虽然如此,这些土质性及结构问题只要加以改善,那么就可提高它种油棕的适合性。改善工程的大小就决定开销的多寡。大体上基本的工程免不了道路的建设,成本可达每公顷5千令吉及排水系统的建造。要在泥炭地建道路必须采用到矿物泥土以扎实松软泥炭土及填高路地平,这些泥土的货源及搬运也是工程里的一部分。

当表层土等及地面上的犁平、扎实、建路、沟渠建设等等工作完成后,地面铺盖作业必须进行。这方面以 Mucuna bracteata 这类豆科铺盖植物为采用材料的首选,主要在于它长期内有较佳的铺盖率表现,包括富活力及长势佳。然而这类豆科植物材料常缺货而使到采用上会面对问题。它是否能在本地一些高地及较冷的地方培育出来以解决货源问题且拭目以待,虽然印尼方面曾经成功地进行了这一培植作业。

除了这方面,泥炭地水位控制也是极为重要的作业,而这方面应在事先的土地准备包括地势斜度的掌控及沟渠建设时作好以便将雨季及旱季时所产生的问题及风险大大地降低,同时亦有助于控制白蚁祸害。水位管理也包括水闸的建设,而是否采用木质板块、沙包袋、水泥结构甚至木桐设制等等来进行则依据情况而定。

养分及成长问题须解决

泥炭地种油棕面对的一挑战就包括质地养分短缺及易流失的问题,而此方面以原属巴冬亚伦森林的泥炭地养分极缺及浸透率奇高最为棘手,其它泥炭地的养分管理仍然能够被进行。大体上,泥炭地之锌及铜微量元素和钾都缺乏而须补给。这微量元素需求若没管理,油棕就常展现缺乏症状如叶干长得竖直、叶子又短又窄在加上缺钾情况下,其成长及生产力必有明显影响。

此外,由于泥炭土质杂性多也常使到一些油棕长势看来不正常,尤其叶干长势蓬勃但果串形成却良好,而一些深层泥炭地带油棕也出现旧叶于中间弯折下垂问题虽然产量亦不俗地介于28 – 30吨/公顷。还有就是泥炭土地酸性度一高就常产生泥炭黄 (peat yellow) 症状使树产能剧烈下降。这些症兆的源头皆必须研究以了解是否因缺乏某养分或其它因素所导致及寻找应对泥炭土酸性问题的更佳解决方案。

泥炭地之施肥也比矿物地来得复杂乃因其质地而对肥料的反应无法一致所致。固此各种泥炭地的肥料种类使用及用量就有必要研究以便提高施肥效率及降低无谓的肥料开销,况且今日市场充斥不少的生物肥常令种植人无所适从而增加施肥上的盲点。

其它挑战

在鲜果串运输方面,由于地质松软,机车的采用也常面对问题尤其当园里果串超过15公斤就使到单轮车及机车皆因重量问题而降低适用性。园丘机械化固然有助于减轻劳工短缺的问题,但是合适采用的机车研发也是泥炭地种油棕领域的迫切事项。在这层面上就看到大马棕油局已开发出好几种泥炭地专用的小型机车以快速地把采下鲜果串运出园里。

泥炭地油棕之地质问题就产生了成龄油棕凌乱倾斜现象使到园里运输工作及产量受到影响。为此,大马棕油局推行的一致方向斜种法就有必要划入良好耕种作业法让种植人采用。还有虫病害如白蚁、犀角甲虫、Thirathaba 果串飞蛾、灵芝病、鼠害皆是泥炭地油棕种植的挑战,而火灾的爆发把油棕烧毁也成为这种土地常见的现象而添增种植挑战及风险。

泥炭地库仍多可供开拓

目前砂拉越有437,174.27公顷的油棕是种于泥炭地,即占了该州共1.17百万公顷油棕园的37.5%。这也只占该州共1,588,142公顷泥炭地的27.53%。换言之,砂拉越仍有庞大泥炭地库可发展成油棕园,但沙巴州泥炭地则较少,仅约12万公顷,西马则共有约71万6千公顷。随着国内泥炭地研究及开发技术渐趋成熟,把泥炭地开发成油棕园到目前为止已取得相当卓越的成就。

这方面的贡献来自多个单位的积极投入尤其大马棕油局早在1983年即在吡叻州安顺区建立一所435公顷的泥炭地研究中心,随后于1991年在砂拉越 Sessang 区建了第二所面积约1,000公顷的泥炭研究中心皆旨为发展泥炭地方面进行有力的研究。除此之外,成立于古晋的热带泥炭研究试验中心 (Tropical Peat Research Laboratory、UNIMAS 及一些园丘公司的投入研究皆增加了大马扩大油棕面积的潜能,功劳有目共睹。

接下来的挑战可能就注重于细腻化目前的技术来取得更高层次的泥炭地施肥法、虫病害菅理、树之异常成长治理、地质的改善、开发泥炭地调理及专用产品包括生物调节剂、土壤改良剂、肥料产品、机械等等。这项前景将为国家经济及社会带来贡献,而这领域的商家如油棕种植材料生产商、苗场业者、肥料商、农用工具及机械商家等等也将受惠。

 

參考資料 :

1. Chua Kian Hong, “Challenges of Planting Oil Palm in Sarawak on Peatland”, Proceedings of the Workshop on 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SOP) for Oil Palm Cultivation on Peat, MPOB, 2010.

2. Mohd Tayeb Dolmat, Technologies for Planting Oil Palm on Peat, MPOB, 2005.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