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甜竹笋商业化生产的可行性

甜竹笋商业化生产的可行性

前言

在许多国家,竹笋被当地人当成食物,即煮成菜肴或加工成食品,国内外市场需求相当殷切。例如台湾于1991年间就出口了价值79百万美元的竹笋产品,这还不包括它国内120百万美元的市场需求。泰国每年总共出口价值40百万美元竹产品当中的20百万美元就来自竹笋。这两个国家的竹笋主要销往日本,而它们的竹笋大多数属于 D. asper (buluh beting) 竹种,这种竹在马来西亚森林里数量多,而且还生长得很好。

这一说明即表示竹笋种植与生产也许可以在马来西亚大量进行以供内需及出口,因为即然已经有了适合的种植环境、殷切的市场及获得国内外消费者的喜爱,天时、地利及人和的条件可说皆具备了,只须东风来助澜就行了。虽然如此,这或许只是个愿景,尤其在当前国内农务作业面对员工短缺问题使到人力需求较高的作物种植皆面对拓展的压力,让种植人不敢轻举妄动,即使商机在前。

单在这一方面,泰国就以劳力资源较佳及台湾以技术较高而能降低劳力需求而犹胜马来西亚。这也是说,各国地情及政策之不同使到许多事情不能相提并论。纵然如此,向前者学习及看齐以期有朝一日能共享这商机却是任谁都可编织之梦。

众所周知,竹乃贱生植物,可生长于各种土壤包括低级土壤、前稻田地甚至荒废的旷地(唯需肥料及水供系统支缓),这就增加它种植的宽度,即可充份地利用这些土地来营造收入。种竹除了竹笋收成之外,竹枝也有市场,犹如橡胶树那样,乃可提供两种收入的作物,而且竹下种3 – 5年后即可砍伐卖出,固此它比许多建材资源的商业周期性更佳。

竹种植及竹笋生产在马来西亚地情下是否值得进行及其经济可行性如何其实已曾被大马森林研究所 (FRIM) 之研究人员探讨及评估过而能成为这方面的参考资料。以下即是从该文章摘取之简要以飨读者。


马来西亚国内的竹笋生产仍不能满足内需而必须从中国及泰国进口。国内竹笋主要来自数目不多的人士从森林获取而来。这类来源之量不大,仅可供地方上市集销售。还有一些是来自零星小型种植,并以甜竹笋,或 buluh madu,科学名 Gigantochloa albociliata 为流行的竹种 (以下所提及的甜竹笋皆指这一竹种)。这一种竹源自泰国及缅甸,深受本地人喜爱尤其玻璃市居民。其它用作竹笋的竹种具有 G. levis (buluh beting)、 Dendrocalamus asper (buluh betong)、G. ligulata (buluh Tumpat)、 Bambusa blumeana (buluh duri)、B. vulgaris (buluh minyak) 及 Gigantochloa sp. (buluh brang)。

这些竹笋皆是可食品种。除了甜竹笋和 G. ligulata 可用根茎 (rhizoms) 来繁殖之外,其它以上所述竹种采用剪枝就可培育出秧苗。一般上,竹可种于各种土质,适合的种植距离为4 x 4米,每公顷可因此种625堆竹。研究员曾评估 G. levis 竹的种植回酬,它每公顷总开销为RM21,372而竹笋净利达到RM13,524 (以每公RM1.60之农场外价格来计算)。


除此之外,竹枝也可销卖。以生产竹笋为主的竹园,竹枝生产肯定少于非竹笋为主的园地,因为竹笋被收割后就少了竹枝长上来的机率而仅靠老旧竹枝笋或放长上来的竹枝。竹笋的收成周期又快又长,下种后一年竹笋就可以依时收割长达20年。但是并非每种竹笋都可食用,一些含有氰 (cyanogens) 毒素,从其苦涩的味道即能知道及分辨出来。

研究方法

为了了解甜竹笋 (G. albociliata) 资源及建立甜竹笋园的可行性,一项相关研究曾于玻璃市州进行。在该州,这一竹种的种植情况较其它竹种普遍及盛行。研究对象是该州甜竹种植小园主,并以问卷及访问方式收集资料。此外消费者对甜竹笋的口味等偏好调查也并入整个研究里。所有收集的数据采用了电脑程序来分析。其经济分析则利用现净值 (NPV)、本益比 (B/C) 及内部净回酬 (IRR) 为参数。回酬方面由两选项来衡量,第一选项指售卖新鲜竹笋及保存之甜竹笋所得,第二选项为售卖新鲜甜竹笋、保存之甜竹笋、竹枝及竹苗所得。甜竹园建立的主要成本是竹苗,每公顷需要RM6,000,但也只限于首年罢了,因为接下来竹乃依靠吸芽/根茎繁殖下来。这也是种竹的好处之一,不需翻种也不需买苗,除了首年之外。

种植法

在种植方面,甜竹以根茎来下种,而根茎要有3根节及嫩芽为宜。它可从1 – 2年竹之土壤下切割出来,之后应尽快下种于园里或于塑袋内以防干枯掉。若以塑袋来培苗,那么2 – 3个月后就可移种于园丘。甜竹适合种于各种土质,pH介于4.5 – 6.0,但却不能生长于沼泽或积水地。平地及山坡地乃理想的种植地,光照率达60%即可,意味着它可长于树荫40%以下的地方。

甜竹于雨季间下种可促进生长,这方面而言,北马区4 – 8月及中南马区8 – 10月间因适逢雨季而适合下种甜竹。这是因为甜竹下种初期之水供非常重要。竹苗之间距以4 x 4米为宜,一公顷可种625堆甜竹,种植面积建议采用60 x 60 x 60cm。未下种前的种植坑应先施放200克CIRP磷矿粉及2公斤有机肥并和表层土均搅后才下种竹秧。

要取得高品质的甜竹笋,园里的卫生程度必须加强以减少虫病害威胁。这可通过下种后首两年里每年清理园地3次,而甜竹堆基处放置铺盖物可带来成长效益如保养土壤湿度及提高有机质等。


施肥作业

在施肥方面,小园主的经验显示 NPK15/15/15 及配合有机肥带来理想的收成。下种后首3年里,每年于甜竹笋长出前 (3 – 4月份) 及甜竹笋长出后 (10 – 11月份) 分别施放两轮次共200克、300克及400克/竹堆的 NPK15/15/15 及当甜竹龄超过4年则每年每竹堆施放500 – 600克,分成两轮次且同样于竹笋长出之前后进行。甜竹属于中等型的竹种,其高度介于5 – 8米而竹茎的直径介于5 – 8cm。

此外每年每堆竹施加2公斤有机肥可加强甜竹笋的质量。再来将甜竹堆旁的土壤锄松并堆高可保护根茎及提高竹长效益。每甜竹堆保持6 – 8棵竹即可,多余的可砍掉当竹枝卖了。这作法有助于方便收割甜竹笋及避免竹堆太丛杂而影响通风性能及增加虫病害率。当甜竹笋长至60 – 70cm高时也正是收割的最佳时候。每公斤新鲜或保存好的甜竹笋可获RM4.00的售价。所谓的保存好甜竹笋即指已去皮、切片、煮熟并装入有咸水的塑具里,若是真空封存,它可耐至6 – 12个月而不损坏。


收成

研究员在玻璃市对8位小型甜竹种植人的访问显示,他们始种于2002 – 2008年之间,平均种植面积仅0.47公顷,全部为马来友族,每星期收割甜竹笋3次,每种植人平均每年生产2,466公斤值RM9,864的保存好甜竹笋及3,039公斤值RM12,156新鲜甜竹笋。种植作法就如以上所述。

该州居民对甜竹笋的需求于7 – 12月间尤其是学枚假期里达到高潮,产量可说应对得了区域需求后就无法满足外地的需求了。消费者为什么喜欢甜竹笋呢?从有关的市场调查显示,他们喜欢甜竹笋的口感(48.65%)及味道(70.27%)而它的颜色也能被接受(51.35%)。

种植可行性之经济分析

以一公顷甜竹笋种植24个月的分析显示,新鲜与保存好之甜竹笋带来RM66,372.42的总收入,扣除RM12,555.90的总开销后可得净利RM53,816.52,这是第一选项。第二选项即加入兼售竹枝及竹苗所得之RM9,847.20,那么总收入就有RM76,219.62,同样扣除总开销RM12,555.90之后可获得RM63,663.72的净收入,这是选项二,而且由于收割竹枝及竹苗以销卖之工作全由自己及家人进行固此没增加额外的开销。

这意味着两年里每个月平均收入介于RM2,242.36 – RM2,652.66,视采用选项一或二而定。但由于这些种植人皆亲力亲为来经营这种植业,因此分析表中并没有显示人工费用。若聘请工人在园里工作,那么净利肯定将分薄。虽然如此,这方面或可通过更有效益的农艺方式加强产量等而提高收益,况且甜竹龄越高也将提高竹笋生产力。

经济分析参数显示,选项一之现净值 (NPV) 为RM8,572.13,内部回酬率 (IRR) 为18.37%及本益比 (B/C) 2.14而选项二分别为RM10,367.98、19.28%及2.38,说明选项二的净利比选项一高,因为它多了竹枝及竹苗销卖回酬。简单的说,此研究里约18%的内部回酬率 (IRR) 说明了若种植计划的资本贷款率是4%,那么回酬率可得14%。以这点作为结论,即甜竹种植以生产甜竹笋是可行的项目。

參考資料:

M. Salleh and O. Abd. Razak, ” Financial Analysis of Gigantochloa albociliata (Buluh Madu) Plantation For Shoot Production: A Case of Perlis, Malaysia”, Agrobiodiversity in Asia, MARDI, 2015(reprint),第118-133页。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