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多元稻子品种选育及种植,永续国家稻米生产力

多元稻子品种选育及种植,永续国家稻米生产力

以稻米为主食的亚洲国家包括马来西亚,稻米种植已成为最重要的粮食来源而深受各国政府重视。众所周知,开放式农作物一般上都免不了虫病害的侵袭,稻米作物也一样面对这些威胁。为了减少这些问题,虫菌药的采用也成为解决方案之一。然而长期使用农药使到虫菌害甚至野草产生抗体并降低它的效益,而且病害一旦严重扩散将导致作物收成深受影响。

在稻子种植国家,这乃非常敏感的问题。固此一些国家实行多元稻子品种的采用及种植,降低少量品种的依赖及虫病害大量散布的风险。据知日本及台湾等国家皆有这类的防备政策,即品种用了某些期限后就必须以新品种下种来降低虫病害产生抗体的风险。这意味着品种研究、选育及实地实验必须长期性进行,以增加防备品种来逐一替代已到期或收成已因虫病害抗体增加而下降的品种。

 

新品种陆续登场

马来西亚亦有这类的防备措施以备 MR 219及 MR 220这涵盖超过93%国内总稻田地的品种在这些方面的风险。 MR 219及 MR 220的采用历已相当久,固此一些较新品种已陆续由当局推出,这包括 MR 253、 MR 263、 MR 272、 MR 278、 MR 283、 MR 284及许多其它品种。这些品种皆有各自的特点,即其某方面会比旧品种强而符合推出的意义,例如稻米成熟期较短、植株较矮、稻穗较多、米粒较重、稻子枯萎期较慢、产量较高、抗虫病害能力较好、适应种植环境能力较佳等等。

新品种选育的时间一般上都很长,因为它必须通过多重交配并试种以鉴定它的可行性,之后才能商业化种植。据知稻子种类不少于一万种,选育工作也因此繁重,而且也着重融合不同基因背景的稻种,这样才能分散虫病害率的威胁。这是因为基因组份的不同将产生抗虫病害率不一样的品种。

表现更亮丽

若和 MR 219比较, MR 253的优势来自它对种植环境的敏感度较差,这一点使它适合种于较差土壤如不肥沃土地,酸性土壤及泥炭土。当 MR 253种于这类土壤时,它的产量比 MR 219来得高 (请见图一)。虽然如此,它种于一般稻田地的产量也不逊于 MR 219,于11个地点之试种取得平约5.6 – 6.0吨/公顷的产量,比 MR 219之5.2 – 5.8吨/公顷来得高,而且稻米成熟期也比 MR 219早了5 – 8天 (MARDI,2010)。


而 MR 263,它于2010年在 MAHA 国际农业展期间正式推介。在2011年,它于 MADA 地区种植的产量达到7.0 – 8.3吨/公顷之间,比同地区 MR 2195.7 – 6.4吨/公顷高了18 – 23%。况且它也比 MR 219早熟、植株较矮及竖直而能减少倒伏现象及植株枯萎较迟而使到光合作用得以持续而造就出质量更佳的米粒 (Amirrudin M. et al.,2015)。当 MR 219成熟时,稻株叶子纷纷转黄而 MR 263却在同时期仍青翠一片。 MR 253及 MR 263的表现显然地比 MR 219来得好,说明较新品种肯定有可取之处,但是稻农们是否会因此而下种这类品种则有视各自的情况而定了。即然产量潜能较佳,那么相信其种植率将与时日增,这点应无可否认。

 

新品种产量良好

MARDI Seberang Perai 曾对较新品种和旧品种比试一番以评估它们各方面的优缺点及产量 (Shamsul Amri Saidon et al.,2014)。这个做法除了有学术方面的意义外,也同时可让稻农了解新品种的存在及有助提高产量及收入的效益。旧品种为 MR 219、 MR 220、 MR 253及 MR 263,而新品种为 MR 272、 MR 278、 MR 283及 MR 284。

 
结果显示,新品种的产量潜能皆比旧品种好 (请见图二),原因是新品种稻子的叶子较宽使到叶面积较大,光合作用效益的增加也就提高了产量。除此之外,稻谷成熟度比率较高及稻穗的稻谷比率较低也是促成产量较好的因素。稻谷成熟度会因为光合作用较佳而提升并使到它更结实丰满且较重而稻穗的稻谷比率较低将减少空谷进而增进产量。

除了产量是商业化种植必须考量的重点之外,其它方面也受到注重,例如较高的稻株会减少每平方米稻穗的数量及增加每千粒稻谷的重量但不会直线式地影响产能。稻株太高易产生刮风雨时稻株倒伏的现象。再来,长的稻叶一般上也较宽而这点有助于增产。新品种对虫病害的抵抗力亦是重要的一环。当然,品种选育的过程中一般上都会考虑到这一点,也即是孕育出抗虫病害效果更佳的品种。这也是这过程中所必须重视的,否则就无法培育出強而有利的品种亦难说服稻农种植。

结语

国内稻子种植若采用多元品种进行将有助于降低虫病害的风险。稻子品种不同也表示基因背景方面有所不同而不会同时候被某虫病害侵袭而一同死亡,况且推介的新品种质量一般上也比旧品种好。固此稻农对新品种的尝试及采用长远来说会带来正面的效益。其实不少业者已开始小地段式地试种新品种,这一努力是良好风范,毕竟新品种乃为更美好的种植前景铺路以永续这重要的种植业。

參考資料:

1. Amirrudin M., Zainudin H., Sariam O., Mohd Najib M.Y., Elixon S., Siti Norsuha M., and Maisarah M. S., “Performance of MR 263 in MUDA Area, Kedah,Malaysia”, Agrobiodiversity in Asia, MARDI, 2015 (reprint).

2. Shamsul A MR i Saidon et al., “Penilaian Prestasi Hasil dan Komponen Hasil Varieti Padi Terpilih Di Seberang Perai”, Jurnal Teknologi, Penerbitan UTM Press, 2014.

3. MARDI Brochure, 2010.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