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再谈旁种法

再谈旁种法

  • Post category:文章 / 油棕
- - 广告 - -

为了降低油棕翻种期无收入的冲击力,以旁种法 (underplanting) 及采用超龄油棕秧苗来下种是两个可以选项。旁种法将延长老树产果时间并继续带来收入,而采用超龄油棕秧苗下种则希望它能更快地产果。这个算盘是否带来如愿的效果呢?

早期的相关研究试验曾显示,大秧旁种了42个月后才将老树砍伐使到首8个收成年的产量比清地 (砍掉全部老树后才下种) 后才下种的产量少了25%,从而说明老树保留太久并非好事。另一研究试验则先把1/3老树砍伐后才开始下种,另1/3老树在下种一年后除掉,余下的1/3老树则下种两年后清除。这作法也须要7年的时间才使到它的产量和清地种法的产量一样。

有鉴于此,旁种法对较大园丘公司的吸引力不大。Nazeeb 等人 (1988) 及 Loong 等人 (1990) 曾以一些相关的研究试验来重新探讨旁种法的累积产量问题,其中一些也显示旁种法的表现并不比清地种法差。

虽然如此,旁种法下的首3个收成年的累积产量大多数都比清地种法来得低。换言之,在旁的老树对在旁的小树起了抑制性影响。但是第4年起,这两个作法的产量就没差别了,而最佳产量的旁种法是来自下种后6个月把50%老树清除,另50%于下种后24个月清除的作法。

泰南之试验

泰南于1989年进行的相关研究试验亦同样证实旁种法下的首3年收成比清地种法低,累积产量少了13-22吨/公顷,但第4年起就拉平了。旁种法以较低的果串数量及平均重量而导致产量较低,但以首5年果重量较低的影响较大而果串数量方面的影响较轻微。它首5年里的植物性成长如枝叶的长度及叶子面积等都受到影响,但随着日子的过去,也就逐渐恢复了。这首几年的产量较少的损失倒可由老树之果串收益弥补。因此,旁种法仍然被认为仍是可行的作法。此研究试验地点的地理环境不是很好,例如平均年雨量1977mm,每年有3-4个月的干燥季节,每年缺水量约200mm等等。( 编者注:这情况与大马有别,研究试验成果与大马情况的比较相信难免有些差异。例如雨量较充足的翻种地,大秧成长表现及初期产量可能会较佳等等 )。

 

作法多样化

其实,旁种法的采用也多样化,例如老树可分阶段清除、以修老树的枝叶作法来延长多9个月的砍伐期等等。修老树叶子的目的是提高太阳的光照率,让小树享有充足的光照。这时候的修叶行动乃明显地进行,以便快速提高光照率免得小树成长受影响,再来就是老树砍伐在即固已无需作任何保留,果串有就照收割到完毕为止。有者甚至挣到底,即最终地把老树枝叶修个清光来延长老树产果达18个月。虽然这般修叶工作提高了工资,但是老树产量可用来支付且还有盈余。

可搭配超龄油棕秧苗

以超龄油棕秧苗来旁种,首9年的累积产量比以普通秧苗下种平均高了7%。但是若把它种于清地,累积产量就多了18%。如此看来,翻种时采用超龄秧苗具有一定的产量优势,相信乃因为初产期已缩短的效果。然而该研究也发现到超龄秧苗下种后的长势都比普通秧苗优越长达下种后的11个年头里。这优势超出了正常范围,因此被认为该批超龄秧苗乃来自活力更佳的品种。有鉴于此,旁种法以超龄油棕秧苗来下种,这搭配被认为是可行及有效益的方法。

Univanich 公司旁种法

由于研究试验成果显示旁种法的现金流程比清地翻种来得好,泰南 Univanich 油棕公司已采纳这作法来翻种1,700公顷油棕。旁种法的经济分析虽然显示有利可图,但仍有不少的公司不为所动并认为没有必要走这步旗,当中原因就包括担心旁种法产生不利情况如小棕树长势可能会不一致、豆科铺盖的建立难于估计及进行、老树采果工作或砍伐老树难免会泱及小树、虫病害率增加、日常园丘作业顺畅度较低、老树与刚成龄树果串品质不一致等等。虽然面对负面因素挡路,但是 Univanich公司依然实行了旁种法。它所采用的旁种法策略及作法如下列作为参考。 

■ 未下种大秧时将50%的老树砍掉,以砍两行及保留两行的作法进行。这样一来,大可以得到较佳的光照率,老树采果及收果作业也易于进行,此外豆科铺盖植物就较易地在这大空间里建立上来。

■ 种植坑面积是1m x 1m x 1m,老树头被挖起。

■ 砍伐后的老树茎被切成10 – 15cm大的块片并用来铺盖大秧根系。这作法也减少了犀角甲虫的入侵率。

■ 老树旧叶的一半 (rachis) 在大秧下种后的第6个月及18个月修砍掉。

■ 大秧旁种后的一年里,老树以平时施肥的30%用量施下肥料。

■ 旁种后24个月,把余下的50%老树都砍掉并切成小块片。如果修叶工人不缺,那么可先将树上余剩的枝叶都修砍下再砍树可减少小树受损率。不然就先毒死老树待至树冠枯萎倒后才砍残茎。

■ 去雌花串作业于旁种后的15 – 24个月里每3个月进行一次。这作法相信有助于旁种小树的根系成长。

另一方面,如果翻种计划需要增加密度,例如143棵/公顷增加至160棵/公顷,那么另外的15%老树就必须在下种大秧前砍掉。翻种开始之后若遇上棕油好价可能会造成原订24个月后之第二次砍树计划被延迟。这作法虽然情有可原,但是每6个月的押后砍树计划可能会导致刚成龄树的产量减少最少5吨/公顷。

因此,第二次砍树计划不应超过旁种后24个月进行以免影响轻龄油棕的表现。其实,若有必要,可在旁种后的第18个月统计一下老树上的果串数量,如果看到未来6个月里的果串不多,那么老树都可乘早砍掉而不须再等到24个月。

 

參考資料:

1. Palat Tittinutchanon and R. H. V. Corley, “Replanting Oil Palms by Underplanting with Various Thinning and Pruning Techniques: An Experiment and Practical Experience in Southern Thailand”, Proceedings of Agriculture Conference, IOPRI, 2002, pp.407-413.

2. Loong, S. G., Nazeeb, M., Letchumanan, A. & Wood, B. J., 1990. Underplanting as a means to shorten the non-productive period of oil palm, In: Proc. 1989 Int. Palm Oil Dev. Conf.-Agriculture, Eds B. S. Jalani et al., Palm Oil Res. Inst. Malaysia, Kuala Lumpur, pp. 159-168.

3. Nazeeb, M., Loong, S. G, & Wood, B. J., 1988. Trials on reducing the non-productive period at oil palm replanting. In : Proc. 1987 Inst. Oil Palm Conf.-Progress and Prospects, Eds. A. Halim Hassan et al., Palm Oil Res. Inst. Malaysia, Kuala Lumpur, pp. 372-390.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