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蓟马与象鼻虫昨日与今日的油棕授粉功臣

蓟马与象鼻虫昨日与今日的油棕授粉功臣

  • Post category:文章 / 油棕

自从象鼻虫 (Elaeidobius kamerunicus) 于1982年及1983年分别释放入印尼及马来西亚的油棕园作为传授花粉的昆虫后,之前扛起这项任务的蓟马 (T. hawaiiensis) 就逐渐地被人遗忘了。蔬果种植人对蓟马 (Thrip) 这为害多的昆虫,可说是没有好印象。然而,在印尼及西马油棕领域,蓟马却是1983年之前的主要授粉功臣。虽然如此,蓟马时代的油棕果串坐果率并不佳,3 – 7年树龄的油棕树果串常因授粉率不佳而自动流产了。当然这不能全归咎于蓟马授粉不力,雄花生产不足的现象也是原因之一。

象鼻虫促进油棕业发展

随着象鼻虫被引进后,果串坐果率大幅地增加,进而大大地提升了油棕产量。而作为引进象鼻虫的 Syed,是这项创举的最大功臣,值得高度地表扬。象鼻虫原是西非洲及喀麦隆 (Cameroon) 油棕的首要授粉虫,而 Syed 经过长期研究后证实了它的良好效率而于1983年经过政府同意后释放入大马的油棕园。自此之后,油棕种植业因收益的提升而进入蓬勃发展的年代,直到今天它占了全国约70%农业地的局面。


今日油棕业所拥有的光辉,蓟马也应记一功。为何如此说呢?要不是当初蓟马显示授粉能力有限相信就不会有人会把象鼻虫引进来了。尤其油棕这一庞大的商业产业,也是成千上万国人的生活命脉,不能为它提升收益的东西将被取代,这包括种植材料、肥料、采果工具、园丘运输工具等等。蓟马的任务被象鼻虫取代也是这自然定律的一结果。

蓟马扮演次要角色

虽然如此,蓟马仍然一样地活跃于油棕园,同时继续它的日常生活,在花粉间觅食并自然地把雄花粉带到了雌花上。蓟马在油棕园的授粉效率到底是多少使到它被取代?这问题相信有些人士有兴趣知道。这方面的答案也将一并揭开1983年之前油棕果产的情况。这答案乃来自一项在印尼进行过的研究数据。此研究主要是了解象鼻虫的授粉效率及相关的影响因素如雄雌花串的数量及理想的比例。但由于本文篇幅有限,就只能从中摘取和本文题目相关的数据来解释。


从(表一)可看出蓟马的授粉能力让鲜果串果实粒坐果率介于30.1 – 50.6%,而从(表二)可以了解到象鼻虫加入授粉工作后的鲜果串果实粒坐果率就提高至54.0 – 77.5%之间。另外,数据亦显示,此时每枝雄花穗的象鼻虫数量介于32.2 – 48.8只,比蓟马之14.6 – 27.0只还多。以此情况来看,蓟马仍然是授粉并使到果串结出果实粒的重要昆虫。但是它单挑的效果看来有局限,而象鼻虫的加入就辅助及改善了这弱点。

象鼻虫可单挑授粉任务

原作者亦在文中分析,在和蓟马共同传授花粉的情况下,蓟马并不影响到授粉的增幅,言词意思或说明象鼻虫在此阶段扮演次要的角色。其实,从其它文献所了解到的事实即
是象鼻虫若单挑传授花粉活动也能令鲜果串之坐果率达到良好的水平,但也和其它因素如气候等有关。例如,雨季可能会干扰到象鼻虫活动率并影响授粉率及坐果率。固此,象鼻虫可谓今日油棕间传授花粉的主角,而蓟马则是过去的主角。

參考資料:

Pardede, Dj and Sipayung, A, “The Influence of Pollination Components on the Fruit Set of Fresh Fruit Bunches of Young Oil Palm at Kwala Sawit Estate”, Proceedings of the 1993 PORIM International Palm Oil Congress, PORIM, 第572-583页。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