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竹业发展潜能亮丽可成大马另一黄金农业

竹业发展潜能亮丽可成大马另一黄金农业

竹的功用多,再加上拥有各种生物质、种植及加工上的特点,使它被看好拥有替代木材作为建材及家具等产品的潜能。世界上的国家中以中国最懂得利用竹作为建材及各种竹产品。中国的竹园丘种植面积已高达672.74万公顷 (2010年),当中以 Moso 这一种商业竹类占了3份之二。这种植面积逐年稳健上升,在1993年时才379.00万公顷,到了2010年,总面积就增加了接近一倍。


若从价值方面来看,中国的竹工业总产量在2013年已达280亿美元,比2001年的35亿美元在12年里就上升了8倍。这趋势显示,中国的竹产品需求量逐年增加,以应付经济社会发展及人口增加所掀起的需求。竹业在中国的发展以竹种植为上游工业,并强劲地带动了竹下游工业,成为许多领域的建筑材料,替代了木材。

 

大马竹业规模小

此外,中国亦出口竹产品至全球30个国家,单在2013年,出口总值已超过20亿美元。相比下,大马2013年竹产品出口总值仅246,511令吉,而同年的竹产品入口却高达3,514,500令吉,市值渺小之外,顺差也巨大。大马进口的竹类主要是来自印尼的圆竹及中国的层压板 (laminated panel) 作为地板建设用途。

从这些方面来看,竹业的发展潜能很大,中国在这领域的成就及建立起来的竹上下游工业模式可作为大马的借镜及学习的对象。大马拥有良好的条件来发展竹业,因为有适合的种植气候及地理环境,同时基建方面如交通系统及港口便利也强及拥有许多不适种其他作物的土地可用来种竹等优势。


大马拥有良好竹种可发展

况且大马拥有许多能商业化的品种,例如 Semantan 及 Dendrocalamus latiflorus,据说它的品质比中国的 Moso 竹更高,例如更快速的成长期、生长周期的生产力更高、竹干长得更长及较厚、每公顷产量更丰硕及长年生没季节(编者注 :大马木材工业局 (Lembaga Perindustrian Kayu Malaysia,MTIB,电话 :03-92822235) 是国内促进竹上下游工业的部门,并已拟定了”大马竹工业发展施行计划 (2011-2020) 旨在大力推动国内竹业发展,并且和中国竹业及全球竹公会有良好联系,可以为有意进军这领域的单位及人士提供咨询)。


目前,全球拥有3千7百万公顷的竹林,当中不少于80%生长于亚太平洋国家,其它的长在印度、美洲、加勒比海国家及非洲。大多数仍属于野生竹。竹科属很大,共有70个属及1,200个种类,其中不少于100个种类已成为商业化种植材料。看回大马所拥有的,总共有70个种类,西马有50种,沙巴30种及砂拉越20种。这些竹同样地多长于大森林里、前伐木区及河边。这些种类中,有13种有商业价值,但其中只有5种被推荐作为竹种植园丘的种植材料。这5个种类 Buluh Semantan (Gigantocholoa scortechinii) 、Buluh Beting (Gigantocholoalevis) 、 Buluh Beti (Gigantocholoa wrayi)、Buluh Betong (Dendrocalamus asper)、Buluh Hitam (Gigantochloa atroviolacea Widjaja)。

多数乃野生竹

大体上,竹多数长于热带区低势森林、河边、山坡及山岭上。这情况同样发生在大马。在西马,约有329,000公顷的野生竹林,多生长于海拔1千米以下的地带,估计共有75百万竹堆分布于各州。这数量中的66百万竹堆是生长在天然森林地,另约6百万竹堆长于保护森林,在州政府森林地约有2.5百万堆而泥炭地有90万堆 (2010 – 2013年)。然而,每年从这些野生地所砍伐的竹量仅250,000吨,仍不能应付每年400,000吨的国内市场需求。这些迹象显示,大马地理气候非常适合竹成长,可加以利用来生产大量的竹进而建立起它的下游工业。

单靠野生竹林不能有效地扶持这工业,因为供应不稳定之外,品质也无从管制,生产出来的竹产品品质肯定参差不齐了。不久前,大马吉打州政府通过州竹计划推广竹林种植项目以发展州内的竹工业。这一步棋看来正确,展现出该州政府已察觉到竹的重要性,可为州民带来商机、就业机会及提升人民收入,尤其该州橡胶种植面积较大,长期低迷的胶价影响层面也较广,许多胶园主收入受到冲击,些已放弃及砍树改种油棕及其它作物。

这空虚的时段引进竹业,能让人看到新希望。况且吉打州拥有最多的野生竹林,单在 Nami 区,一公顷地可长着204 – 250竹堆,而且竹筒直径长约12 – 35厘米,可说是够粗壮的竹类。此现象亦说明,在吉打州,竹业或已经有个基础,相信不少州民也以竹业为生,推动竹业能与这基础接轨,确有一定的经济效应可言。

竹的质地适合制成各种产品

竹的物质性使它成为良好的建材。首先它的纤维有系统地顺着竹干排列并造就出理想的张力。根据 Moso 竹分析显示,其外层张力 328MPa 而内层则107MPa,显然比木质的 40 – 140MPa 张力来得好。若以4年树龄 Moso 竹的单独纤维分析来看,它的平均张力是 1710MPa!竹这般高的张力再加上伸缩性高及坚固的性质,可用来制造纺织结构竹质复合压力管道,能用于森林业、液压运输、农业灌溉及市议会的水管系统,达到环保、减节能源及减少污染情况。此外它亦可制成风力车的旋桨以生产能源。这些用途无形中增加了竹的价值。

此外它的质地结构精细,可制成美丽的家具。竹下种后3 – 5年的时间就属成龄期并可以采收。但是为了达到更佳的加工效率,最好是等4年及以上才采收为宜。其实早在80年代,竹的功用已在木材业中引人注目,但是35年前,木桐业及橡胶业仍然发展蓬勃,木材工业及家具工业原料因此货源充足,竹业的发展也被忽略,当时所生产的竹产品皆是一些简单家具、用具及精品等。


然而来到今天,大马的竹业不管是上游或下游,仍处于刚开始的阶段,发展成就乏善可陈,相信是因为之前许多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油棕及橡胶这两大原产作物上。油棕在这期间的种植面积逐年扩大,种植人纷纷种油棕,而橡胶业则提供了家具业充足的材料以致家具工业发展鼎盛一时。今天的情况对大马而言,油棕种植因适合种植的面积有限而有饱和的迹象,而橡胶种植因长期来的胶价偏低现象使到种植面积日益减少,家具工业80%原料来自胶木的情景将改观,并需要另寻其它途径来取得材料。

竹业发展时机已到来

这两大压力对竹业未来的发展带来正面效果,首先是仅存的许多问题土壤包括地势欠佳的土地已不适合种油棕但却非常适合用来种竹,其次是竹也可以加工成家具材料,而且这种长得快、下种3 – 5年后即可收成、长年长、不须翻种及溅生的植物能为家具工业提供源源不断的材料。

这上游与下游搭配的机制可将竹业发展上来,尤其大马家具工业规模不小,生产设备齐全及经验丰富,可说处于非常成熟的阶段,竹料取代胶木来作家具虽然作业上有所不同甚至必须改造生产流程及机械等,但对于大马家具生产商而言,这问题相信可以克服。竹筒由于直径小,中间有长圆空洞,竹干圆围周长往上缩小,质地分外中内层及易于变形及受虫菌腐蚀,因此木工机器并不完全适合用于竹加工业是必须正面解决事项。反之一些专为发展竹工业而投入的新新竹厂,就大可享有拥有适合竹工业厂能设备而能一马当先,大展鸿图,放眼争取全宏大的竹基商机。


木材资源逐步减少

其实,大马国内目前已有61家竹基厂商,其中8家主要生产建筑衔接、木工及建筑产品。一些则生产竹基家具等。竹的用途其实不只这些,它亦能用于交通领域包括交通工具车厢内配件及纺织业。许多拥有木材资源的国家包括大马,其实已经看到竹业的发展潜能而纷纷地把竹纳为有潜能替代木材的资源。这是因为森林木材资源逐年减少,而且一味把国家的天然资源消耗来换取国家收入的作法已在全球温度上升笼罩下及环保浪声冲击下而收敛。就连缅甸这全球主要的木材出口国也已立法禁止出口原木料,反之只能出口加工的木制品或加工了的木材。

 


大马亦走这方向,在2014年205亿令吉的木材出口总值中,65%是来自家具、合成板及加工好的木材。在国家木材工业政策中 (NATIP),政府展望到了2020年,木材出口总值可达到530亿令吉,当中60%产品必须来自加值了的木产品而另40%则来自原木料。这已显示,这些重要的木材出口国已经更加珍惜天然木材资源并把它加值化以为国家带来加值收入。但是森林树砍伐容易要再种上来就须要很长的时间,少少都要10 – 15年才能再次收取,而竹一般上只须3-5年的时间,而且只须下种一次即可,接下来皆由吸芽顺着长上来。况且,每公顷林树只能生产20吨的木材,然而每公顷竹园却可生产60吨的竹。竹的快长、只须下种一次、不须翻种及高生物质产量(比林树高3倍)的这3大特性,显然把林木比了下去。

竹可制成1万种产品

固此,竹业已被许多农业国看到它有良好的未来。若以为竹只能作些古老式建筑及一些用具产品如筷子、牙签、竹篮等,那是不对的想法。时至今日,竹已能加工成面板 (panel)、实木复合地板 (parquet)、家具、室内装潢及建筑材料等等。目前竹最流行的制成品是层压木板 (laminated bamboo timber) 及复合竹板 (composite bamboo timber)。竹纤维则可用来作纸、天然纤维强化合物材料及纺织品等多种其它用途。

据估计,竹可制成超过100个系列涵盖1万种竹基产品!手机外壳、电脑打字键盘 (keyboard) 如今亦可由竹料作成,新鲜感十足,也为竹大大地加值。例如一枝价值仅2-3元的 Moso 竹就可制成4个竹基电脑打字键盘,能卖133元,加值率约53倍,可谓一本万利之作。这就是竹所带来的商机,在创意下产生富创意及实用的产品进而带来好收益。

竹的天然纤维用处广

在中国,竹亦被用来作纸桨及天然竹纤维,而天然纤维的用途是多元化的且全球有需求,用来作布料、面巾及衣服都行;竹料衣服穿在身上清凉柔软舒爽感觉都有!这些也仅是竹的一些用处举例罢了。当然,竹亦能以原状方式采用,即将竹筒清理好及分级后直接来作围篱、屋顶结构、天花板及柱子等。此外,它的圆形状亦能加工成6角形状或孤形等,以纳入适合的用途上。

但是由于竹干是圆形且中间陷空,因此必须将它压平才能制成板。这方面涉及技术的采用。传统作法皆是把竹桐劈开或分切成数段并摆好,之后压平它。这传统处理方式而成的产品欠佳。虽然如此,一种称为 V-Grooving 工艺技术已在2012年被研发出来,能更有效地把竹桐去皮及加工成板片。把这些板片用强胶黏紧压实后就成为有价值的层压板了。这技术适合用于大小竹企业,甚至工匠或竹爱好者皆可采用它。


竹加工机器及种植技术已开发出来

说到竹加工方面,这些机器在中国亦已开发出来,形形种种可用于各种加工程序作业上,如切割机、挤压机、磨机、纤维制作机、物质微观器等等,可现用而不须等待漫长的开发期。毕竟竹业在中国已有一段历史,种植及加工技术都已建立起来,并在继续改良中则是一般进程的例常作法。竹加工一般上并没有高难度,能源消耗低及可大型地生产。竹筒易受昆虫及菌类侵袭,因此必须先浸入5%药液 (Borax + Boric acid) 中处理后可防虫菌害,而以此法处理后的竹产品保存期更长,价位也更高。竹品质保存法其实不只一种。

竹即然能制成板状,那么就提高了它的商业价值,因为板类用途广,都是家具业及建筑业里需求殷切的材料。若从中国方面来看,它的竹地板市场值在2012年就有34.5亿令吉并估计到了2017年有望增加到52.8亿令吉。这类趋势亦可在大马出现,因为地板需求高,竹料地板品质不差外,价格也可能比木质地板来得便宜。

竹业乃蓝海领域

对厂家来说,这可是一个蓝海天地,尤其国内建筑业蓬勃,地板需求强劲自不在话下,竹地板因此有望分得一杯羹。此外,竹地板乃来自绿色及永续材料,因此被多国政府接受,可出口至中国、欧盟、澳洲、日本及韩国等国家。除此之外,竹上游作业如竹收成等也不须硬技术来进行,当地人甚至原住民都能作得到。砍竹可是这些人熟习的事儿,熟练度高,是一股天生的生力军。

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再次地看到竹的良好潜能。话虽如此,要建立起竹业都须要上游业者和下游业者配合,即上游进行竹种植并由下游业者以一定的价格保证买回。这类如合约农场的机制可缔造双赢,下游业者甚至可以提供收成用途机械帮助种植人收成及建厂来加工。目前国内已有类式的厂商采用这方式来收取竹作物,以加工成为竹地板及缕编织竹 (strand woven bamboo)。

 

資料來源 :

1. Wang Ge, “Innovative Technologies of Bamboo Processing in China”,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Bamboo and Rattan, 2015.

2. Haitao Cheng, Ge Wang, “Bamboo Processing Typical Machinery and Innovative Equipment”,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Bamboo and Rattan, 2015.

3. “Kanger Strand Woven Bamboo”, Kanger International Berhad, 2015.

4. Associate Prof. Dr. Edi Suhaimi Bakar, “V-Grooving Technology : An Efficient Method of Bamboo Processing into Flat Sheet for Laminated Board Manufacturing”, UPM, 2015.

5. “Policy and Enforcement of Bamboo in Malaysia”, Jabatan Perhutanan Semenanjung Malaysia, 2015.

6. Ir. Maj Ahmad Mazlan Othman (Ret), “Bamboo Construction”, Ihsan Team Consultants Sdn. Bhd, 2015.

7. Wu Junqi, “Global Bamboo Trade : Trend and Development”, International Network for Bamboo and Rattan, 2015.

8. Tuan Haji Mahpar Atan, “Malaysia Bamboo Industry Development Action Plan 2011-2020”,MTIB,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