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再谈油棕灵芝病 :国内油棕园丘应对灵芝病的作法(大马棕油局一项问卷调查的统计)

再谈油棕灵芝病 :国内油棕园丘应对灵芝病的作法(大马棕油局一项问卷调查的统计)

灵芝病或茎基腐病已公认为目前国内油棕种植业的最大敌人,每年导致业者面对沉重的损失。为此,马来西亚棕油局直至2009年已经成功研发及发放17个有关科技,作为防治这种病症的用途。这些科技涵盖了深层了解灵芝病原菌体、传染病学、侦察技术、控制及管理方法等。

为了确认国内油棕业者对这些科技的采用程度,马来西亚棕油局在2009 – 2010年间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作法是分发问卷给国内2,356家油棕园丘,包括园丘公司、政府园丘机构及私人园丘。收到问卷的单位须要填写各自园丘在2009 – 2010年间的油棕树染上灵芝病的相关资料。患病的征兆是从叶子、树茎基腐及灵芝子实体的出现而定。

  

从发给2,356家园丘的问卷,其中的1,061家或等于45.03%的园丘把问卷填妥后寄了回来。这些回覆者包括国内主要的油棕种植机构,总种植面积高达1,594,372.81公顷,相等于国内2010年油棕总种植面积 (4.9百万公顷) 的32.8%。

问卷调查里所涵盖的总面积中,约557,301公顷 (约35%) 是8年树龄下的油棕,另346,190公顷 (约43%) 是8.16年树龄油棕,而约691,000公顷 (约22%) 是16年树龄以上的油棕树。从1,061份寄回的问卷中,其中的632个园丘 (59.57%) 出现了患上灵芝病的现象。这632个患上灵芝病的园丘当中,共有445个 (70.41%) 采取了控制及管理策列来应对及处理染病问题。

现有园丘的处理法

这些进行处理园内油棕灵芝病所采用的方案大体上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延长病树的寿命方式,包括在病树茎基处填土 (138园丘采用,涵盖约8,236公顷,成本为11.28/棵)、手割除患病处 (7个园采用,面积仅313公顷,成本为RM14.17/棵)、菌药注射法(fungicide hexaconazole)(228个园丘使用,占地约2,151公顷,成本为RM18.00/棵)及手术与填土综合法。

第二类是卫生管理法,即把病树清除掉,清除成本是每棵RM14.78,共有289个园丘采用这个作法,占地约9,101.16公顷),第三类作法是利用生物控制及生物肥来管治。从632个患病园丘,共有70个园丘(约9,182公顷)以含有治疗作用的生物产品来治理,每棵治理费平均RM6.33。另外有72个占地9,089.55公顷的园丘利用生物肥来应对这病症,成本平均每棵RM5.10。

翻种地的处理法

在翻种地,有131个园丘(面积40,359.50公顷)进行100%的卫生处理(每棵的平均处理成本是RM11.28),作法即把全部老树的树头及于土下的全部根系挖起及清理掉,同时也将新种植行的地犁过,并把大秧苗种于犁过的土地上,而最好是避免种于旧种植坑。另有159个园丘(11,301.43公顷)则只进行局部的卫生作法(平均成本为每棵RM13.06),作法只是把病树头挖起等罢了。

共有88个园丘(面积6,759公顷)在翻种地采用生物产品,成本是RM6.28/棵。至于生物肥方面,共有51个园丘(4,617公顷)采用,每棵耗费RM5.90。翻种地的卫生作法在柔佛州、沙巴州及毗吻州广泛被使用。一些园丘业者认为,在将来,生物产品与生物肥在防治油棕灵芝病方面的重要性将增加。

資料來源 :

Idris, A S, Mior, M H A Z, Maizatul, S M and Kushairi, A, “Survey on Adoption of Technology on Controlling and Managing of Ganoderma Disease of Oil Palm in Malaysia 2009 – 2010″, Proceedings of the Third MPOB-IOPRI International Seminar : Integrated Oil Palm Pests And Diseases Management, MPOB,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