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油棕园兼养黄牛,经确认为可行的项目

油棕园兼养黄牛,经确认为可行的项目

牲畜养殖可为种植人带来额外的收入。园丘里的空地及野草可以用来建栏舍及作为牲畜的食物。尤其是油棕园,这类兼养方式经过大马棕油局人员的测试后显示它是可行的作法同时也不影响油棕树的成长及收成。

虽然这类兼养活动自90年代已推介给种植界进行,但多为政府相关园丘及部份小园主愿于尝试。私人园丘领域的参与率乏善可陈,当中的原因或包括难以取得良好牲畜品种及对这类活动的好处仍有待了解。然而,经过研究及测试后,大马棕油局也发展出一套可行的兼养作法,并提高成功的机会。养殖黄牛即是这方面所进行过并被确认为可行的作业之一。

这项研究项目动用了4,000公顷,由彭亨州之 Sungai Gayung 园丘及 Sungai Marung 园丘联合给于试验。这两个园丘的树龄在8-10年左右,种植密度是136棵/公顷,并采用三角形种法。这4,000公顷地被分为4段,每段1,000公顷且每段再分隔成10公顷/分段的牧场作为轮换放牧的地点。每个分段的牧场周围使用电线围起,并有水供配备包括沟渠等作为水源来源。


在2003年2月,从中国福建省运来的1,000头黄牛经过免疫及选核后,其中的828头及本地来源的50头 Brahman-KK 种雄牛被引入试验园丘里。这些牛只被分成4组,每组拥有207头黄牛及12 – 13只的雄牛。每组牛被分配入1,000公顷的地段里,并在每地段分隔的牧场里以轮换法放牧,牛只需要80 – 140天后才会重回到第一个放牧场。

在试验期间,生产率低的母牛会被淘汰及卖掉,而年龄约1岁半的小雄牛也从2005年起被卖掉以避免牛群发生近亲交配的情况出现。


试验成果

1. 牛只方面

在首天,牛只被安排适应围着的电线,并在隔天即放入牧场内。黄牛群随即开始吃起牧场内的地上草及排列好的油棕枝叶,其性情温驯及易于管理。在2003 – 2005 这三年的平均产子率是74%,即包括782头雄牛及752头雌牛,雄雌比率是51 :49。所养殖的黄牛的平均死亡率 (2003 – 2005年) 是2%,这偏低的趋势显示黄牛适应本地气候及环境的能力强。

在中国交配并在马来西亚生出的幼黄牛的体重,不管是雌雄,分别以13.05 ± 2.40公斤及12.79 ± 2.11公斤超越本地的 KK 品种牛。雄牛的重量在6及12个月后即达到73.78 ± 2.50公斤及123.35 ± 8.58公斤而雌牛皆稍轻一些。黄牛与本地 Brahman-KK 种牛交配后所生产出来的幼牛的重量皆比黄牛种稍重些,长肉率平均337.40克/头/天(雄)及327.79克/头/天(雌)。油棕园兼养牛的一般,长肉率介于250-350克/头/天 (Wong,1998)

2. 油棕表现方面

放牧两年后,这两座油棕园的鲜果串产量经分析后发现放牧地(138.28公斤)及非放牧地(132.21公斤)没有明显的差别,而平均果串量分别是7.06串及6.6串。经工测法的研究,这般收成(2005年 5月 – 2006年 4月)相等于13.51吨/公顷/年(放牧地)及13.46吨/公顷年(非放牧地)。

这成果显示油棕园的系统化牛放牧并不影响油棕产量。Harun(2004) 报导过若牛群破坏油棕树的枝叶会造成产量下降,然而在6年树龄以上的油棕园以系统化作法来进行的话则不会使产量下跌。从叶子分析所取得的结果亦显示,放牧与非放牧地的油棕叶子养份水平没有明显差异,除了硼 (Boron) 之外。

此外,兼养黄牛也不影响土质酸碱值及钾含量,反而在放牧区的土壤因有牛只的排放物而使到碳、氮、磷、钙及铁明显的增加。


结语

这整个研究项目共耗资RM1,184,000,主要用来购买种牛(黄牛及 Brahman-KK 种牛)。从第三年起,每年平均卖564只的一岁半小牛以賺取收入,以每公斤RM6.50来计算。汰出来的牛只也被卖掉,每公斤是RM3.50。从三年里的收入模式来预计为期10年的项目经济回酬是现今价值(nett present value,NPV) RM717,021、内部回酬(internal return rate,IRR是19%及本益比例(benefit cost ratio,BCR)为1.3 (10%折扣率)。这般情况显示出这项目的可行性及永续性。

資料來源 :

Suboh Ismail et al, “Best Practice of Cattle Integration for Sustainable Oil Palm Production”, PIPOC 2007, MP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