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油棕园野草面观与防治

油棕园野草面观与防治

野草拥有顽强的生命力,蔓延速度快,使它成为农务的一项负担。在油棕园,利用农药来控制野草是具有经济效益的方式,它除了产生预期效果外,在劳力与财力方面也比一些人力密集作业法来得经济实惠。虽是如此,喷洒农药以杀除野草得采用正确的杀草剂、工具与方法,这样一来,才可望以最经济的喷量达到灭草的效果。

没有一种杀草剂可以应对全部的野草,因此把它混摻使用也成为方法之一。长期地在同地段使用同一种杀草剂可能会产生出具抗体的野草新品种,残余也或累积起来。因此,适时更换使用的产品或种类可能有助于减低这方面的风险,但应先咨询有经验的人员为上策,免得达不到效果外又可能影响了农作物与土壤状况。

接触性杀草剂 (contact post-emergence herbicide)

这种杀草剂拥有快速效果,受到喷洒的野草部份将干枯死亡,然而它不滲透入野草的其它部位,因此多用于根系尚浅及浅龄的野草上。其效果虽快甚至喷后一小时的临雨也减不了其果,然而却短暂,春风一吹,幼野草又会长出来。这类杀草剂既包括了剧毒无比的百草枯 (paraquat)。


萌长前杀草剂 (pre-emergence herbicides)

这类除草剂是用在空旷地以阻止野草萌芽或萌长,包括阻止其光合作用的进行来控制。喷洒后而至的轻雨有助于把它滲透入表层土并带来更佳的灭草效果。
由于单一杀草剂除不了全种类野草,因此不「同种类混渗使用也是省时及能加强效果的做法。然而其组份或会产生相互反应并降低整体效果。例如强效的接触性杀草剂不应和慢性渗透杀草剂混渗使用(如paraguat与glyphosate混摻),是因为前项杀草剂会率先把叶子杀灭,这将使到后项杀草剂无法渗透至根部。

渗透性杀草剂 (translocated post emergence herbicide / systemic herbicide)

拥有完整根系或其它地下部位的野草可以使用渗透性杀草剂来控制。杀草剂将由叶面、根系或其它被喷洒到的部位而滲透入野草内层并破坏与杀灭其细胞组织,达到杀草的效果。使用这类杀草剂最忌遇到突然而来的雨,造成效益大大降低。

这类杀草剂慢性地滲透入野草内,因此喷洒后数小时内若下起雨来也会降低了杀草效果。在这方面可添加一些物质以加快其滲透率。虽然完整的渗透过程会用上些时间,但受到喷洒后的野草成长则即时受阻。Glyphosate,2,4-D amine 与 fluroxypyr 是普遍被采用的这类杀早剂。

Glyphosate

这类渗透性杀草剂普遍用来杀除油棕园里的野草,尤其是 Imperata。它是广泛围 (broad spectrum) 农药,可以应对多种各阶龄野草,如同时掺入2,4-D amine 则可控制更多样的野草,但添加量不可超过0.75公升/公顷也不可先行混渗与贮存。

Glyphosate 以0.37公斤 ae (acid equivalent) / 公顷有时可用来清除油棕树行间铺盖植物里的野草而不甚影响前者。它与 metsulfuron-methy / 混合则可有效地控制一般野草如降低野性植物入侵油棕树草圆围内。虽然 Glyphosate 是甚安全的草剂,但也会刺激皮肤及眼睛,若使用时不小心而触及叶面则会导致浅龄油棕树出现药害 (phytotoxic) 现象。因此有者建议这类杀草剂应在种下三年后的油棕园才使用以避免造成药害而危及小株油棕树。这种杀草剂因此也应避免在油棕苗场里使用。

在树荫下,它的用量比在烈阳下为低约半。这是因为 Glyphosate 在荫凉处的效率较慢但总效果却略同。野草受到喷洒后,叶绿素的形成将受阻,二氧化碳摄取及氮新陈代谢进程亦受到抑制导致野草逐渐枯萎死亡。Glyphosate 触及金属时会产生易燃气体,因此其装置配备不应是金属体。

參考資料 :

P.D. Turner and R.A. Gillbanks, “Weeds and their Control”, Oil Palm Cultivation and Management, 2nd Edition, ISP,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