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东边遮阳东边无果,西边遮阳西边无果,油棕旁种法需要适当监督

东边遮阳东边无果,西边遮阳西边无果,油棕旁种法需要适当监督

油棕叶子如果受到遮挡使到阳光照射率降低,那么其成长及产果功能会受到影响。由于光合作用减低,碳水化合物的产能也将随着减少。这般影响在植物性生长(如枝干、根系、树茎等)方面或没那么显着,但在产果方面,其负面影响则可显而易见了。这类叶子遮阳现象通常是发生在种植密度高的油棕园或间,种果树的油棕园,要不然就是出现于采用旁种法(underplanting)的油棕园了。

旁种法有利也有弊,首要的好处是可让种植人在等待小株油棕树成长的首三年里不至于完全失去收成收入。在小棕树旁的老棕树依旧可以产果,虽然果量可能不高。

随着小油棕树逐渐长高,其旁的老树将被清除,让小棕树成长。然而,若因某些因素如原棕油价格大好或员工不足而延迟铲除老树时,那么长在其下的小油棕树将受到遮阳的影响。这样的影响有多大呢?如果要以文字来形容,那么可说成:东边遮阳东边无果,西边遮阳西边无果!为什么叶子受到遮阳的部份就长不出果来呢?可能的原因是叶干叶子通过光合作用后生产出来的碳水化合物是支配给邻近部位的产果机能,少了食物,花蕾长不出来或天折,或造成花串性别转向时开展成雄花等现象。

    

几天前,雪州万津的油棕苗场业者郑金标带了小记去观看了类式的一幕。他说,这段30英亩30多个月树龄的油棕园是采用旁种法,在小棕树达到了产果的树龄时,老棕树仍被保留住以致整片园丘内的小棕树长不出果来!经过一番观察后,决定以毒死方式铲除老树。当老树的枝叶干枯掉落后,阳光射在小棕树上,渐渐地,小棕树皆开始长果了,园主之前的不悦,烟消云散,重现欢颜!
郑氏说,他在油棕种植领域30年,非常清图中显示右边老树被毒死后,其左旁的小棕树右冠即开始长出果串。楚地了解到油棕树是非常需要大量阳光的植物
,它关系到光合作用效率,这点不得你不信,眼前这段油棕园的旁种法小插曲,不就是一个写照吗?

他认为,旁种法除了遮挡阳光外,老树的根系也将阻挡小棕树的根系伸展,这两因油棕旁种法简介素对小树成长不利。因此,他带了小记去看另一段非旁种法的油棕园。这地段是把老树推倒及处理,之后还用神手把整片园地土壤犁过,并把土内的老根系拔起放置一旁。郑氏说,在翻松过的土壤上种油棕,成长绩效肯定更胜一筹,油棕树的长势非常平均,意味着长果势也有同样均匀气势。这也是眼前所见的情景,感觉上果串生长顺畅,这与树获得充足阳光及根系伸展无受阻有莫大的关系。


油棕旁种法简介

旁种法多由小园主采用,大园丘对这种种法可说兴趣不大,因为它除了维持翻
种期间的收入外,看来并无其他好处。虽然短期内有扶持收入的效果,但长远来说,总和产量收益可能有受蚀的情况。但在这层面,却有些实验证明了旁种法若处理得当,它的累积收成并不会受损甚至比清除全部老树后才下种的做法来得更好!

在一项有关的实验里,发现到小棕树在旁种42个月后才把其旁的老棕树清除的做法,其年内的总收成比翻种前即请除全部老棕树的做法少了25%,这说明老树保持了太久了。

另一项实验是采用在未翻种前把1/3的老树清除,另1/3的老树则在翻种一年后清除,另1/3老树则在翻种两年后清除,结果显示,翻种7年后的油棕收成与翻种前把全部老树清除的做法没有差别。

一项在马来西亚进行过的旁种法实验(Loong et. al. 1990)显示,在翻种前把老树全部清除后,小油棕树开始长果的首三年鲜果串产量比各项旁种法的产量来得好,开始产果第二年的差距约13-35%,之后一年的差距约9-49%,但从开始产果第四年起,两种做法的鲜果产量已经不相上下了,差异微小。


这项实验或说明了在翻种时保留老树并依据3个月、6个月、12个月或24个月的流程将老树逐步清除的做法抑制了小株油棕开始产果的首三年的产量表现。实验数据显示,当大秧苗种下后的6个月即清除50%老树及24个月后再清除另50%老树的做法,其所累积产量,包括老树及开始长果小树的产量,是各种旁种法中之冠,记录是76.8吨,甚至比未翻种前清除全部老树的63.0吨鲜果串累积产量更佳。累积产量是从小棕树开始长果第年至第五年收集的数据。这项做法也在泰国实验过并被发现总和收成确比全面清除老树翻种法更佳。经过改良后,这方式的做法包括清除两行老树,接着保留两行老树,之后再清除两行老树,如此类推的两行间隔翻种法以先清除50%老树及种下大秧苗,据知,这做法促进了采果工人在老树作业上的生产力。由于带来效果,翻种后6个月及24个月才各别清除50%老树的方法已在商业化油棕园丘采用了。


看来旁种法有其可取的价值,但这项方式需要有更严谨的管理及充足的管理人员才行。因此,缺乏这些资源的业者或应采用全清除老树后才翻种的方法以策安全。因为翻种地的老树若因人员不足而延后处理,每延后6个月可能造成小棕树鲜果串产量每公顷下跌5吨。

一些旁种法背后的隐忧如茎基腐病(Ganoderma)率可能因此而在下一代种植时增加及挺立的老树枯茎会增加犀角甲虫数量等,皆被认为祸害率不会大至盖没旁种法的经济价值。况且茎基腐病在这层面的危害也预计不大,而犀角甲虫则被视为可受到控制的虫害。

总而言之,翻种时是否应采用旁种法则因人而异了。若这种方法是需要采用的方案,那么老棕树需要适时铲除以免影响小株油棕的成长及随后而来的初期产果。遮阳现象可祸及油棕树的生理成长并导致压迫感出现,造成雄花多雌花少等的局面,不利收成。

參考資料 :

R.H.V. Corley and P.B. Tinker, “Site Selection and Land Preparation”, The Oil Palm, 4th Edition, Blackwell Science Ltd,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