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DxP 拥有高产潜能的油棕种植材料

DxP 拥有高产潜能的油棕种植材料

我国虽在1917年已开始商业化种植油棕,但迟至30年代这种植活动才较蓬勃地发展起来。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油棕的植物油脂经济价值亦逐步被世界各国青睐,并视之为具有长远经济利益的农作物。

众所周知,油棕是所有植物中在相同种植面积里拥有最高产油量的农作物,可榨得4.27公吨/公顷年的油脂(3.82公吨中果层油脂及0.45公吨果仁油脂),竟把大豆0.45公吨/公顷/年及油菜子(rapeseed)0.69公吨/公顷/年(2006/2007)等的油脂面积产量远抛后头。目前全球13种植物油脂总产量的34.6%(2010年)是来自油棕这农作物,并预测在2020年达到50%,成为世界性的超级农作物。

具有永续经营的优势

不像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资源,油棕是能永续经营的资源,并且不会面对耗尽的危机。这项优势使到开发成本能得到长远的回馈,提高了种植人的耕种意愿与信心。这些远景因素或间接地促使到30年代开始政府部门及园丘公司对油棕研究产生了一些热潮,他们皆纷纷地建立起本身的相关研究工作。在这一层面,也单数油棕品种的研究最热门了。

当时的油棕品种是DxD,即是dura与dura交配种,其产油量比之后才开发出来的DxP交配种的表现较为逊色约30%,当中主要的原因是dura品种的果仁壳(kernel shell)较厚,介于2.7mm,影响了中果层积量,进而减低了其含油量。

油棕种植业大突破:DxP成功被开发

在1941年,Beirnaert与Vanderweyen发现了改造油棕果实内的果仁壳厚度的方案,这项新产的油棕种植材料为油棕种植界带来新的活力,油脂产量比之前品种高出30%。这个新诞生的品种俗称DxP,即是dura(D)和pisifera(P)交配(x)的意思,这交配种所产出的品种称为tenera。目前在我国甚至世界各地油棕种植地的油棕树上所长出的鲜果串大致上皆是tenera品种了,除了极少数是细胞组织培育(tissue culture)品种之外。

虽然各种交配种称为DxP,但他们之间的各项指标是有些差异的,如在鲜果串产量、产油量、树的长高势、早期产果势等方面。会发生这般情况,导因是各DxP的dura雌体(D)与pisifera雄体(P)的谱系(pedigree)不一样,所产出的品种表现亦有差异了。虽是如此,亦有针对数十种各谱系交配而成的DxP表现的研究显示他们之间的主要差别是在鲜果串重量及数量这两层面,反在鲜果串产量、产油量及内在各项指标的差异则没那么显著。

这些油棕品种培育研究工作进行至今少少都有50-60年了。每项交配出来的品种从开始直到实地种植、产果、鉴定及种子推出市场,所需要的时间是12年,非常费时。在这段数10年的研究期间,有许许多多的交配种相继被世界各地的研究所及机构开发了出来,这些机构除了拥有全球最大及最多油棕种质资源(germplasm)的马来西亚棕油局(MPOB)外,也包括了印尼、非洲及美洲等油棕种植国的相关部门。

油棕种子生产商开发出来的合格品种将被商业化,并售卖给种植人或在自家园丘里栽种。品种培育及研究工作持续不断地进行着。培育人员旨在开发出品质更佳的种植材料,除了在商业考量方面所需要的高果串及高产油量素质外,研究甚至豁至培育高抗病力如茎基腐病(Ganoderma)、长炳果串、碘(iodine)含量高、能抗干旱能力等的品种,并取得积极的成果。时至今日,DxP品种可说已达到了相当成熟的地步,若种在合适的地理环境里并有适当的管理包括施肥、虫病害、野草等农耕作业下,料可获取丰硕的产量。

DxP油棕种子目前的售价是每粒RM1.85。当苗场业者把种子培育至10-14个月时,每棵秧苗的平均售价可能是RM10.00左右。这些皆属于DxP品种的秧苗在成龄后能为您带来多少的鲜果串产量呢?这也得看您所购买到的种植材料与秧苗的品质了,唯有合格的油棕种植材料才蕴含优越的产量潜能。

合格的油棕种植材料是由拥有严谨品管的种子生产商所生产。苗场业者则将种子培育至足龄后才移交给购买的种植人。DxP油棕所采用的雌体与雄体交配品系的品质及苗场的作业规范,与日后油棕产量有密切关系。

Deli dura

在1848年,4粒运至印尼爪哇岛Bogor植物园的dura油棕种子,成为了Deli dura的祖先,其后代随后散播至马来西亚、印尼、巴布亚新基内亚、歌斯达黎加等国家。基本上全球的油棕种子其实是由几条种子基因与遗传线所主导。全世界的油棕种子产量中近90%是采用Deli dura品种,历久不衰,显现不凡的风采。Deli dura中的Deli是印尼的一个地名,两者合称说明这类dura来自Dell。

Deli dura是做为母株(mother palm)用途。各地区的Deli dura性质也多少有些差异。例如Dumpy Deli、Gunung Melayu Deli及Tumbuk Deli是长高势较为缓慢的品种,其他品种如 Serdang Deli、Elmina Deli 及 Ulu Remis Deli之间有密切关连,也成为许多研究所采用的品种资源。Deli dura也采用其他名词,如Kulai(意指品种来自Ulu Remis dura x Yangambi tenera(DxT)、IRHO(象牙海岸的Delidura)等。

严格地说,种植材料需保持着纯度以维持良好的产量优势,因此,在育种用途的种植园丘里,皆采用标准规范来严控其遗传纯度,減低受到污染的风险。如此说法,确为百多年光景中Deli dura能在持续交配过程中依然保持固有性质做了注释。当然,当中也包括许多的品种改良项目成功出炉,并提升他原有的产能性。这种标准规范称为原产地限制繁殖种群(Breeding Populations of Restricted Origin,BPRO)(Rosenquist,1986),可以用来追踪Delidura等各个不同的源头,包括原产地野生及未经改良的有关品种。

 

这类规范作业也分支成亚群(sub-population),并分布于全球数个地区,计,有马来西亚的Serdang Avenue、Elmina、Ulu Remis、Socfin(Johor Labis)这些研究园丘地点,培育出Serdang Deli、Elmina Deli (包括Dumpy Deli)、Ulu Remis Deli(URD)、Socfin Deli(JL)、Dabou Deli、Gunung Melayu Deli及Tumbuk Deli。在印尼则计有Gunung Bayu、Pabatu Blocks 87.88、Dolok Sinumbah-Tinjowan RISPA、Pabatu Block54、Marihat Baris、Mopoli / Bangunan Bandar 及 Gunung Melayu,其他地方则如象牙海岸(Ivory Coast)的Dabou,扎伊尔(Zaire)的Lofindi via Yangambi and Lokutu,巴布亚新几内亚的Dami及哥斯达黎加(Costa Rica)的Coto,皆是Delidura的重要据点。在我国,Ulu Remis deli是最受欢迎的品种,他是自1934年起依据其产量记录并从数千棵里选择出来的种群,国内近全部的相关育种项目皆采用他。

虽说种植地及其农作物有规范的处理做法,然而在漫长的日子里,也免不了里中会渗杂了些不经意形成的近亲交配品种。一些Deli dura品种如Serdang Avenue的Deli dura,经数十年的时光洗礼及演变后,也丧失了其原本的‘纯度’。目前也仅在NIFOR机构才有保存着原本的Serdang Avenue Deli dura品种。虽然本质纯度消失了些,但这不意味其质量表现下降,反之是经过改良后的有关品种,纯度虽少了,但质量可能被提升了。

在我国,这些繁殖种群油棕多由大园丘公司主导,除了供自家园丘种植用途外,也在公开市场发售。我国农业局也是这方面的主导功臣之一,与园丘公司相辅相承,奠定了今日的相关成就。农业局之后把油棕研究及一些相关事务框入PORIM掌管范围内。Porim之后也改成今日的MPOB。

在早期的育种过程,远东国家如马来西亚及印尼等地,仍需涉足至油棕原产地的非洲以收集油棕种质资源或通过当地伙伴机构以获取相关的种质资源。因此在收集种质资源方面也远不如原产地当地那么方便,收集到的|品种量与种类也有限,这使到本区域的相关育种研究仅能从有限量的油棕品系中下手,这般做法倒是培育出了更佳素质的Deli dura,比非洲的dura素质更胜一筹。

今日的Deli dura果实经分析后,被发现到与原产地的dura已不同了,除了外形外。早期种在Bogor的4棵油棕及其直系品种的产量表现至今已没有发表记录可追索。仅能从一些相关文献中推测原本的dura之中果层对果实(mesocarp/fruit)的比率约60%,果仁壳对果实是30%及果仁对果实的8-10%。

 
Deli dura的研究工作在20-60年代里奠定了一些基础,后来的研究也在这些基础上进行并发扬光大。但一些项目也因某种因素而终寝,如Socfin Deli(Johor Labis)种群项目既在1983年终止进行。而Deli dura的本质也在多项的交配中淡化了。如今的Deli dura也拥有tenera本质,这是他和Yangambi等雄花粉的交配种,并当成母株,当这母株的雌花串开展时,即用AVROS雄花粉来进行交配。

Deli dura的交配也有DxD及DxT的分别,前者指dura与dura品种交配,后者指dura与tenera品种交配(DxT交配种仅供研究用途而不能做为商业种植材料)。尽管研究工作继续进行着,但品种交配的正确性仍然不能达到精准及拍板定案的程度,直到油榨果仁壳厚度的承继性知识破晓为止。这是油棕种植领域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一切始于对pisifera油棕的重大发现。


Pisifera

Pisifera是一种油棕树的称号,不善产果,因此有公树等的俗称。他可分为3种:

    • 不育之pisifera-他时而会长出一些果实,但果实通常都会腐烂,其植物性成长异常活跃,造成树体积比周遭同龄树大许多。
    • 能长出少许果实的pisifera树,其植物性成长比前者少些。
    • 正常生育的pisifera树-这类树非常少见。

DxP采用了pisifera做为雄体,意指他的雄花粉用来授在Deli dura雌花上,达到交配的效果。Pisifera的果实粒里是没有果仁壳的,当他和拥有厚果仁壳的Deli dura交配后,所产出的tenera品种的果仁壳是薄的,从而增加中果层积量,并提高中果层含油量。Pisifera的发现并将之和Deli dura交配,创造了非常符合经济效益的油棕品种。

Pisifera雄体树有好几个种类,计有AVROS/SP540 pisifera、Yangambi、La Me包括L2T、Binga、Ekona与NIFOR,同时也采用原产地限制的繁殖种群的作业方式。每个种类计有不同的性质,例如,有的长高速度较快,有的较慢,枝干长度也有不一,因此当他和dura母株交配后,所产出的品种的各方面表现就有分别了。现今用来生产DxP种子的pisifera已是通过和数种dura或tenera交配后改良而成的pisifera种类了。


就各pisifera品种而言,他们也有不同之处。例如AVROS pisifera具有更早结果串的性质但树也长高得快些,成长具活力同时拥有良好的鲜果串产量及产油量。ARVOS pisifera亦是远东国家及种子生产商广泛采用的油棕雄体种类。

Yangambi pisifera则具健壮成长的性质外,长高势也比AVROS缓慢些,同时是多果量、多油量、果串体积中等的品种。当然这是指他和Delidura的交配种而言。Yangambi与Binga育种种群具有密切关连。

另一个pisifera种类即是长高势缓慢的La Me,包括其著名属下的L2T。此外,尼日利亚油棕研究所(Nigerian Institute for Oil Palm Research,NIFOR) 也生产pisifera且在我国的育种项目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在育种期间,确也造就出一些表现出众的交配种,如代号BM119,E206、S112、S29/36等。这类品系大都由一些种子生产商纳入了他们现有的油棕种植材料里中了。


对以上这些情况的简略了解有助于开拓视野,让大家对自已园里所长着的油棕更加了解,同时也可解决一些所面对的疑惑,例如:为什么隔壁园的油棕树在种下仅两年果串既长得满满的而我的却不会?为何我园里的油棕树长得比别人快及高?为何他种的油棕树的鲜果串比我的大?这些问题虽免不了是和农耕作业有多少关连,但在本质上是品系不同所产生的效果,例如,采用Yangambi做为雄体的种植材料,其长势及产能和采用AVROS或LaMe做为雄体的品种,有着不同的表现并各有千秋。

DxP:全球性的油棕种植材料

DxP油棕种植材料的开发、种子生产甚至在种植方面的成本可说符合了种植人的经济考量,包括他的产能潜质,因此深受欢迎与采用。目前大多数的油棕种植国皆是DxP的粉丝,而这项种植材料将持续风靡全世界,少少都有再十几二十年的辉煌光景,直到更佳的种植材料出现为止。

近在眼前较新式的DxP种植材料当数半克隆(semi-clonal),即D或P是细胞组织培育(tissue culture)品种,及双向克隆(biclonal),意指D与P皆是细胞组织培育品种。这两类油棕品种由于培育自细胞组织,因此树的长势等一致性也较高。
此外,细胞组织油棕也成功被开发并进入了园丘。这类品种的含油量虽然比DxP油棕来得高,但由于秧苗成本昂贵、管理也较费心,
因此要全面替代DxP仍需一段时日。未来的种植材料也将迈向转基因(transgenic)方向发展,唯进展路途看来尚远,就当做听过就好了。

DxP产量表现

DxP油棕种植横跨亚洲、非洲与美洲各热带国家并历经数十年的种植经验与演变,其产量表现均有完整的记录可寻。就本土也言,大园丘机构与公司如FELDA、Golden Hope、Guthrie(后两间公司已纳入Sime Darby集团)、United Plantation、IOI 等,皆对属下园丘里所种的DxP油棕表现做了记录、分析、总结等,可供种植人参考。这些资料繁多,相互关连,并牵涉各品种谱系(pedigree),历史背景及来源等,且地理环境(如内陆及沿海地)及母体与雄体多元及多向交配的不同成果等资料。

表一简略地列出各种雌雄体交配的DxP所显现的最高、最低平均产量表现(请见表一)。从表中可看到不一的产量表现,除了是和采用的雌雄体种类有关系外,也同时是种植地理环境不同的结果。

表中显露了沿海地的油棕产量一般上比内陆地来得高些。此外也可看到以AVROS做为雄体的DxP具有优异的鲜果串产量,甚至超越40吨/公顷年。而以Yangambi做为雄体的DxP亦飞跃过35吨/公顷年的门栏。在良好土质及气侯佳(雨量及光照充足)的种植环境下,DxP油棕展现了其高产的潜能。

 

參考資料:

1. R.H.V. Corley and P.B.Tinker, The Oil Palm, Blackwell Science Ltd., 2003.

2. Dr. V. Rao, Dr. IE Henson and Dr. N. Rajanaidu, Chief Editors, Yield Potential In The Oil Palm, Porim, 1990.

3. Rajanaidu N. and Jalani B.S, Proceeding Of The Seminar On Worldwide Performance Of DxP Oil Palm Planting Materials, Clones And Interspecific Hybrids,Porim, 1999.

4. Rajanaidu N. and Jalani B.S, Proceeding Of The Symposium On The Science Of Oil Palm Breeding, Porim, 1999.

5. Rajanaidu N. and Jalani B.S, Proceeding Of The Seminar On Sourcing Of Oil Palm Planting Materials For Local And Overseas Joint-Ventures, Porim, 1999.

6. Ahmad Kushairi, Ariffin Darus and Maizura Ithnin, Proceeding of the 2005 National Seminar on Advances in Breeding and Clonal Technologies for Super Yielding Planting Materials, MPOB,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