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从矿物地种黄梨,问卷调查所获得的启示

从矿物地种黄梨,问卷调查所获得的启示

黄梨这类源於拉丁美洲的热带水果自1888年由一位新加坡的欧洲人带进我国并随后传至柔佛州及毗州后即开始了它在我国落地生根的历史了。它之后花开散叶并成为国内重要的农作物之一。其中的促成原因包括它适合作为橡胶园及椰园里的短期作物,同时也适应本土的土质,尤其在酸碱值(pH)仅3.5的土壤里亦能如常生长。


由於柔佛州及其它州属拥有不少酸碱值介於3.5-4.5的泥炭地且因为地质不佳仅能种黄梨及少数的农作物,这就加速了黄梨种植的扩散率。此外,黄梨作物经历得起达38°C的短期性高温气候及介於630-3810mm的年雨量,这一切特性为其商业种植潜能加码,也是造就它成为世界性水果的条件之一。

 

回酬率成种植考量因素

黄梨易种及易生当然不能成为受欢迎的主要因素。反而是肉甜美多汁及富含营养同时可加工成罐装产品而抬高了它的经济价值地位。更重要的一点是它的单位面积效益很高,即是说,它可以种得很密进而增加了每单位面积的产量,成为有利可图的农作物。然而,在这层面上,收益则因人而异了。获得良好、中等及不好的回酬皆有,这就要看种法、使用的品种和管理效率等的作业是否作得好了。

这些因素将影响黄梨种植的回酬率,总之,若能避免一些不良作法是可获得应有的回酬。从MARDI 所作过的一项相关研究也携来一些这方面的启示,相信对初探黄梨种植业者有些帮助。然而这研究是锁定矿物地 (mineral soils) 种黄梨这层面的相关问题,和全国90%黄梨种於泥炭地没有关连。矿物地可说是泥炭地之外的地质名称,所拥有的面积更大,并且能产出品质更佳的农产品。因此,这项针对矿物地种黄梨的农民调查成果相信可为有兴趣者提供一些信息及启示。

研究所得

这项研究涵盖20个县的52名黄梨种植人,是一项问卷式的调查供研究之用,种植地区包括此吻、槟城、森美兰、吉打、吉兰丹及丁加奴。调查是根据所定的分类项目进行,以下仅将重要的调查成果简列如下,不分先后。

  • 36% Moris 及58% Sarawak 黄梨种植农民的土地面积仅0.1-2公顷,余剩的平均种植面积是 Moris 9.5公顷和 Sarawak 3.9公顷。
  • 矿物地和泥炭地的种植技术相似,只是在物地上建议铺以塑袋防止土蚀同时能管制野草。
  • 62%农民种植 Moris 黄梨,另外38%农民种植 Sarawak 黄梨。
  • Josapine 品种未被农民接受,因为种植材料较难取得及成本较高,此外,易患心腐病 (BHR) 及较高的保养费成为绊脚石。
  • 种植材料本来须要使用 Benlate 菌药来处理以防止日后染上菌病,但71%农民并没如此作,另9%有根据 MARDI 建议作法行事,其他19%用其它方法。
  • MARDI 建议以35,800棵/公顷以上的密度来种植 Moris 或 Sarawak 品种黄梨,71%的 Moris 种植人跟从了这作法但在 Sarawak 品种方面只有10%的农民跟从,这使到他们的种植密度皆比建议法来得低。
  • 肥料使用方面,所需用量其实是3.7吨/公顷,但30%的农民采用比这更高的施量,另10%农民跟从照作,超达46%的农民用低於此量,14%甚至完全不施放肥。大多数的农民其实有获得RM1,750/公顷的津贴肥料。
  • 除草措施方面则52%的农民采用了 MARDI 建议的长前 (pre-emergence) 除草药,35%则完全没使用,但长后 (post-emergence) 除草剂则受到75%农民的使用。

  • 催花是黄梨种植的作业之一,有54%的农民跟从了 MARDI 的建议法唯仍有31%的农民完全不用催花法。
  • 虽然防虫病害是重要作业之一以保障黄梨质量,但只有46%的农民跟随了MARDI 的建议,另48%的农民则在这方面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 只有68%的农民取得应有的30吨/公顷的产量,所获的 Moris 收成量介於20-40吨/公顷,但平均皆比预料中的32吨/公顷高。Sarawak 品种的平均收成量达38吨/公顷,比预测中的35吨/公顷来得高。农民所获大体上比预测产量更高说明了黄梨种植工艺已成熟。
  • Moris 和 Sarawak 黄梨的卖价是根据体积大小并分为A、B、C等级而定。Moris 依此价格是RM1.45、RM1.03和RM0.65/公斤而 Sarawak 品种分别为RM1.13、RM0.79及RM0.59/公斤。依照这价位来计算,那么每公顷的 Moris 黄梨带来RM27,940而 Sarawak 黄梨则带来RM28,040的总收入。

生产成本(不包括设施及建设成本)在Moris品种种植是RM12,550/公顷而Sarawak品种则RM10,370/公顷。成本主要是来自种植材料、肥料、农药、工资及运输。在这研究里农民皆获得翻种计划下政府所提供的每公顷RM1,750的津贴肥料,如果没有这些肥料津贴,生产成本肯定会更高。

  • 矿物地黄梨种植带来RM16,390/公顷的平均净收入,分类为Moris之RM15,390/公顷和Sarawak品种的RM17,670/公顷。假如没有肥料津贴,那么 Moris 种植的平均净收入将降低至RM9,390/公顷而 Sarawak 品种则RM11,670/公顷。
  • 只有30%的 Moris 品种种植人及12%的 Sarawak 品种种植人取得RM3,000/月或以上的总净收入 (gross net income)。36%的 Moris 及 Sarawak 黄梨农民所获总净收入低於RM1,000/月。这般低收入的现象主要是因为种植面积太小的原因,大多数 Moris 种植地是小於1公顷而,Sarawak,品种种植地也低於1.5公顷,这造成经济规模效益偏低。当然也包括一些农民没有使用良好的耕作法而使到黄梨品质不佳并卖不到好价所引起。
  • Sarawak 品种黄梨的总生产力 (total productivity) 达到3.44,比Moris品种的2.55来得高。总生产力是指产值或输出量 (output) 和输入量(input)的比率,也是用来衡量所投资的每令吉回酬。以此看法,Moris 和 Sarawak 黄梨是适合种於矿物地,这是从它所展现的产能来评估。因此,这两品种黄梨也建议种於矿物地,唯须要有肥料津贴措施才能取得较有吸引力的回酬。

结语

黄梨已是一项古老的农作物,论技术已达纯熟阶段。然而在某层面上仍有改进的空间以加强黄梨农民的收入。一要点是种植面积应扩大至2公顷或以上以取得经济规模效益,例如采用合约农场概念是可行方法之一。此外,其市场价格也应采取稳定措施免得太低价影响到农民收入。

探讨使用新黄梨品种、有效率管理法及作业机械化皆是这领域要更强大所必须速理的事项。从调查中所浮出水面的农民问题并须加强研发以应对有三层面事项,即是开发更有效率的虫病害控制法、提供|标准、充足及价钱合理的种植材料及改善土质,尤其是长期使用后的土壤品质皆已下降。

資料來源 :

Raziah Mat Lin and Alam Abdul Rahman, “Status and Impact of Pineapple Technology on Mineral Soil”, Economic and Technology Management Review, Vol.5(2010), MARDI,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