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林种植收益面观 Rubber Forest Plantation

胶汁和胶木的全球性市场庞大,论其潜能、商机、研发技术及市场成熟度等没一样欠缺,因此,橡胶树作为提供这两种产品的植物,可说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虽然如此,天然胶却面对人造胶的挡路与竞争,造成市场占有率被分薄了。每当石油价升高,人造胶因使用石油作为原料也跟着涨价,这时,一些胶品生产商就会采购价格较为便宜的天然胶;反之当天然胶价走高时,商家可能又转买人造胶了,因为格相对便宜了。这番自由市场价格角力造成天然胶价波动大。此外,多国相继开拓更多的橡胶种植地也将使到今后的橡胶市场将面临更大的竞争而种植人也得面对较高的考验。有鉴于此,探讨胶树的其它价值有着一定的重要性胶木即是这方面的重点之一了。

胶木需求与市场看俏

橡胶树除了提供胶汁外,其胶木也是高价值的商品。它的质地非常适合作成家具。我国家具工业所出口的家具中有80%是采用胶木制成的,而且胶木70%的用途是落在家具制造业。目前我国的胶木及其制成品的出口每年达数10亿令吉,为国家赚进丰厚的外汇。以胶木为基础的工业发展空间仍大,现在与未来的胶木需求将与日益增,使到胶木种植业前景看俏。其实早在2004年,在国家经济里胶木已扮演了一定的角色。当年天然胶工业RM185.5亿总出口中,生胶木出口即达RM52亿或27%,胶木产品占RM64.7亿或33%,两者加起来占了60%,出口数额比胶产品的RM78.8亿或40%来得高。以此看来,胶木的商业潜能确是非常良好的,但不能否认世界供需因素也时而影响到它的价位。


虽然胶木展现了不俗的商机,但它的供应量仍随着胶园翻种成其它作物而减少了,为了改进这项趋势,政府鼓励并提供奖掖、新兴地位及税务或免等给有意拓展胶木种植业者以促进供应链外,同时也有助于永续森林的政策。虽是如此,重要的还是胶木种植是否能为业者带来良好收益以及必须采取什么步骤来实现它。这就须要进入橡胶森林种植(rubberforestplantation)这领域去体会了。在这领域有两种作法可采用,如下列 :
1. 仅种胶木品种树对
2. 种胶木与胶汁兼具的品种树

第一种作法有它的好处,即是不必为割胶而忙,只须采同森林园艺法专心把胶木品种树料理好即可了。它仍是采用HeveaRRIM2000系列橡胶树并以833-1,000棵/公顷的高密度种下以刺激树干快高长大。如此作法下,在第5年人为地把胶林瘦身(即是砍伐掉一些胶树)使到余留下来的树能长出直径更大的树干。这仅是建议之一。更经济的作法是使用625棵/公顷的种植密度并且不须进行人工瘦林而让它自然成长,最终扣除风害等折损的树木后,仍保有约524/公顷就行了。

这作法没必要采收胶汁,因此施肥次数及肥料用量也不须要那么殷切,从而可省切这方面的一些开销。虽是如比,在种下首10年里,基本的施肥和野草作业仍然是需要的以增进树干的圆围尺寸。

第二种作法是采用RRIM2000系列胶汁和胶木兼具的品种树,并以625棵/公顷的密度种下。这般密度比传统的450棵/公顷更密了,主要是增加胶木产量。这些树在种下后第9年起才开始收割其胶汁,并连续收割7年直到树龄达到15年的砍代时间为止。虽然管理方面是如同一般园丘的作法,但施肥及除草之量必然比一般园丘作法来得低些,况且也不须把种植地梯田化,仅须作些小行道以方便采收胶汁作业即可了。

两种作法的成本比较

以开发及营运2,000公顷为期15年的项目为例,胶汁暨胶木的种植地开销成本约RM66,000/公顷,比胶木种植开销成本约RM40,000高出65%(请见表一)。这高出的开销来自收割胶汁、催胶剂、工具、除草、建路建桥等的开支,单在种植地开发及种下首8年的保养期开销是RM9,300/公顷,比胶木地的相同项目之RM8,750/公顷来得高些。


以为期18年完工的开销现金流量来看,这两种作法当数胶汁暨胶木种植地较高,达到RM1.33亿,比胶木种植地约RM7千9百90万来得高,这是因为前项开销比后项多出一些。由于胶汁带来了收益,胶汁暨胶木种植地因此预测在第10年起即能自供所需开销,而胶木种植地方面则须在第16年起当树开始砍伐后才有收入来自供内部开销。总个来说,15年的资本投资(investment capital)求各别为RM2千600万(胶汁暨胶木)及RM2千900万(胶木)。

回酬

项目回酬方面则须视产品市场价及一些运作情况而定,为了计算出两种方式的回酬,那么就必须为各相关项目定位,包括产品价格、产能预测/假设等,如表二所列。

胶木种植:简单地说,胶木种植总收入达到RM165.06百万,扣除RM79.88百万的总开销后,净利为RM85.2百万。这包括内部回酬率(internal return rate,IRR)11.53%,现今净值(net present value,NPV)扣除8%借贷率后是RM10.4百万及1.31的收益:成本(benefit:Cost),这表示每一令吉投资可拿回RM1.31(请见表三)。

假设借贷率是6%,那么NPV将改进至RM20.2百万,每令吉的投资将可取回RM1.50但借贷率一旦高企,则将降低收益了(请见表三)。这些数据仅涉及上游业务方面,若连带下游业务如胶木加工一并加入,回酬会更高。这是因为加工后的胶木更值钱,单从2004年未加工木桐标价RM129/ms到加工后介于RM536/m3-RM993/m3的价格,相等于4.8倍的升幅,这般情况亦可发生在胶木加工领域里。

种植胶木的可行性是和其借贷率、木材价、树干体积等有直接的关系。若这项目的借贷率是8%,胶木价是RM200/m3,那么树干体积只要有0.7m3/棵即是可行了。反之树干如果仅有0.5/ms,那么胶木价则必须超过RM200/m才是可行的项目。若树干体积介于0.8-1.0m,内部回酬率则将介于12.6-14.6%。这些波动因素成为评估胶木种植回酬的重要点了。

胶汁暨胶木种植:这项目的总收入是RM240.26百万而总开销则是RM132.91百万,净利为RM107.35百万。若SMR20价格是400公斤及每公顷胶汁量达2,650公斤(高密度种植及高收割方式的预测产量),这项目可取得14.76%的内部回酬率,比6.10%本金成本或借贷率来得高。倘若借贷率是8%,那么每令吉投资将取回RM1.37。以这角度来看,此项目是可行的。回酬多寡取决于胶汁与胶木市场及产量(请见表三)。

随着胶地面积缩小或停滞不前,传统胶木供应量也因此而减少。有鉴于此,木业业者或可进军这领域以确保木材原料供应能保持下来。州政府也应动用具有潛能的地库来发展胶木或胶汁暨胶木种植业,尤其胶木有成熟、现成且庞大的市场,况且我国是全球重要的家具生产国,若能善用这优势应可为国家经济添增些可观的收益。

資料來源:

Mohd Johari Hassan, ” Economics of Rubber Forest Plantation “, Proceedings Rubber Planters’ Conference 2005, Malaysian Rubber Board,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