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雨水与油棕

雨水与油棕

雨水一向来被视为是油棕成长及产果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从印尼苏门答腊所进行过的观察中发现到油棕产量和之前所发生过的干旱有正面的关系,并主导着75%的产量差异。正因降雨有左右油棕产量的能力,所以其雨量及布情况也因此成为园丘作业中预测油棕产量工作的重要参数。

作为一种天然地理现象,降雨对油棕的作用并非仅限于让树的根系摄取并转为成长元素那么表面,它会影响到授花粉、花粉解放、花粉可用性(viability)功能、枝干生产量、果串生产数量、花串性别分辨期雌或雄花转向及花串流产等事项而成为77.4%的月度(monthly)产量差异的主因。

换句话说,如果园丘里每个月的油棕产量波动大且呈现重大差异,那可能是因之前降雨不均及不足而引起的。对于树龄较高的油棕树,长期性缺雨会出现这类状况,但轻龄油棕若缺雨或缺湿度则其长高度会受影响。当然,月或年产量的波动现象素来是油棕树的特征之一,也是全球油棕种植业者均会面对及承认的事实,因此降雨因素并非是产量波动的唯一注解,也可能由其它非地理环境因素引发,例如树龄、养分及基因等因素,并包括综合性因素结合而成的现象。

雨量足并须常年均匀分布才行

其实,如果年雨量约于2,000mm且常年均衡分布,同时没有明显的干旱季节,即已具备了油棕产出最佳产量的条件。如果缺乏这些条件且没有灌溉系统支援,同时亦无法维持到位的地下水位,那么树的成长及收成将减少。在干早期较长的地区里,油棕树剑叶会因此而不开展,也即是这方面的典型症兆;干旱情况若持续下去将导致嫩枝叶长得短小。当情况继续化时,树茎会因内部病变而受到破坏,树冠也会折断,叶子、花串、果串(未成龄或成龄)会枯萎及腐烂,并足以造成油棕树死亡。年雨量750mm是油棕树存亡的分水岭,在低于此兩量下的油棕树,其生机将面临严峻的考验。

再说,年雨量介于1500 – 1800mm/年虽然符合油棕树的最低湿度需求,但这不意味树不会面对湿度不足的局面。一项于1969 – 1974年间在马来西亚柔佛州及非洲尼日利亚各一座油棕园所进行过的相关研究显示,雨量常年均匀分布才是避免湿度不足出现的因素。

例如从研究所得的数据中,1971年柔佛州相关油棕园记录了2303mm年平均雨量,年平均雨天则是176天,表示分布情况相当均衡,因此没有造成任何的湿度不足情况。反观尼日利亚的相关油棕园虽然记录着1782mm年平均雨量但却分布于97天,代表着雨势不均匀,一下就滂沱大雨,之后就一段时日无雨,因此造成了624mm的湿度不足出现,也使到当年一整年里有7个月是处于湿度不足的情况。有鉴于此,这方面的启示也成为了衡量油棕种植地之适合性的考量点之一。

整年里若湿度不足之量超过500mm/年,那么相关地区可说是不适合种油棕。若它介于350 – 500mm/年,则属于边缘地,其适合性或可再酌量一番,介于0 – 150mm/年及150 – 250mm/年的湿度不足则没重要影响而分别被定位为理想(optimal)及可接受(favourable)的等级并适合油棕种植。

叶子毛孔关闭降低光合作用效率

在一些较为干燥的地区如印尼苏门答腊南部,油棕产量就因为受到21 – 26个月前曾发生的缺水情况影响而减少了10 – 40%。当湿度不足时,树叶毛孔关闭时候较多及较长,甚至达数星期之久,这使到光合作用减低或完全停顿下来,并造成产量下降。

树叶毛孔在控制植物水份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旱季时叶子毛孔多呈关闭状态主要是减少水份蒸发流失,但也因此而影响了光合作用的效率。在这般情况下,钾肥的施用和利用空果串来铺盖园地具有一些定势作用。把空果串铺盖在园丘地面上可减少湿度流失,降低树面临压迫感的机率,而钾肥的作用则是減低缺水症状的严重性。

在另一方面,雨量太高或会降低鲜果串的榨油率,例如沙巴州一些雨量超过400mm/月及持续下雨达两个月或更久的地区可能会出现这类榨油率较低的情况。纵然如此,多雨产生良好收成的例子也颇多。降雨引起的产量效应没那么快地显现出来,反需一段蛮长时间才会出现,例如在非洲的早期研究里就显示着300mm/月雨量和33个月后的油棕收成有正面的关系。其它相关研究则说明了缺水情况会影响到采果前30-6个月的产量,也有研究显示6个月间的降雨情况和24 – 30个月之后的产量有关系。

在马来西亚,油棕产量与降雨的关系是定于采果前的20-24个月及7 – 11个月,前时段(20 – 24个月)是属于花串性别分辨期、花朵和花穗及苞片开始形成期而后时段(7 – 11个月)则是果串流产期,这两时段的缺水(如降雨稀少及地下水位下降等)情况将造成果串与果实形成不来,产量指数也因此而下跌。

湿度不足(moisture deficit)后果多

油棕树所面临的缺水情况,或更技术性的话语,称为湿度不足(moisture deficit),是指树需要的湿度不营是来自雨水或其它水源,扣除正常蒸散后的负数差异。当然,这方面的数据对相关研究极为重要,可让研究人员厘清油棕生理性能事宜,但对种植人来说,当成一项知识即可了,因为这方面的差异难能人工辅助(除非使用灌溉系统),况且地质性及地形等事项也是造成不易达致客观性成果或结果缺准的因素。

虽是如此,一些表面数据却可提供重要信息,例如油棕产果阶段中有三时段对湿度压迫感极为敏感,即是果成熟前的第33 – 30个月、24 – 19个月及13 – 7个月,并以果成熟前第32个月(花序花蕾形成期)、21个月(性别分辨期)及10个月(果串流产期)为甚。这形态在非洲的油棕种植地较为明显,原因或是湿度不足情况比较显着的关系。

话虽如此,果串成长(从花蕾萌长至果串成熟)约需38个月时间来完成并非是绝对性的期限,各种地理或人为因素可让整个过程因而自行调整并缩短6个月,唯其进程格式仍是一样的。因缺水而产生的湿度压迫感对油棕产量所造成的影响主要在于花序初始受挫、花串转入雄花轨道及流产方面使到果串量降低。树根及树茎若遭受慢性及长期性的疾病侵袭后水分吸收率转弱也会造成雄花数量大增,雌花数量因此下降,果串数量自然也跟着减少了。

总而言之,降雨时雨水会滲入土壤,滋润大地,也使到地下水位提高,根系获水机率提升,反之雨量一旦减少,地下水位也会下降,根系摄水率也跟着降低。雨量少一般上使到天气炎热,地面温度升高,水份蒸发率增加,油棕将会缺水并影响日后的产量。这类湿度不足对油棕的一些负面影响约如下列:

1.严重的湿度不足将造成雌花及雄花于开展前4个月流产,所产生的湿度压迫感会导致10个月后的收成下跌,若于此时油棕树有空叶腋(empty frond axil)即显示这现象出现了。

2.不管是何种因由引起的生理压迫感将使到油棕花串在性别决定时刻转而形成雄花,约26个月后的产量将因此而减少。

3.情况严重的湿度不足将使到初长的花序流产而成长中的果串也会同时干枯作废。枯草枯叶将化为有机物质,增加土壤保水能力。

4.一些数据显示3年后油棕产量会因当前所面临的湿度不足而受挫。

油棕产量必须依靠水份、土质等因素

除此之外,利用铺盖植物、空果串或旧枝叶铺于地面也有助于保养土壤湿度;地面保留些软性植物也具有一定的效果,唯有关植物必须不和棕树相竞养分及水份种类。灌溉系统虽然能降低湿度不足情况的发生且经证实可以明显地增产,但安置工程与成本成为了业者要多番考量后才能决定的方法了。

从数方面收集有关产量与湿度、光照及土质之间关系并经由IRHO整理及校对的资料显示,湿度越是不足将连带地降低油棕产量;土质的好坏也在此时展示同样的趋势,这意味着,不好的土质若加上湿度不足将抑制产量并把它推向最低点,这可从表一中看出,以正常农耕法之下能取得100%应有产量来作对照,在年光照长达2000小时的种植区,第5级属不良土质在干燥期面临400mm/年的湿度不足后,所获产量从不缺湿度前的60%下跌至14%。

在第二级属多沙质的土壤,没有面对湿度不足时产量取得90%却在湿度不足之量达到300mm/年后,产量滑剩47%,当湿度不足严重化至400mm/年的时候,产量进一步下跌仅剩36%。就算油棕是种在第一级属非常良好的土质并得到100%应有产量,然而,当年湿度缺少200mm时,产量下跌了30%,仅剩70%,当湿度不足达400mm/年时,产量仅能维持在平常无缺湿度的42%罢了,如此一看之下,湿度不足或缺水情况对油棕产量的影响可说是不小了。雨水作为供应湿度的最重要来源自然也成为油棕成长的大柱子之一了。

保湿度方法

降雨何时到来有时难以预测。在多雨量且均衡分布地区,湿度不足现象或仅时而有之,较为鲜少发生,然而在较干燥的地区,湿度不足则常见了。为了克服这一问题,若能将降雨时一些雨水保存或导流则对土壤湿度效益有一定的帮助。固此,有些园丘备有长沟渠,面积约7(长)x0.75(宽)x0.75米(深)作为存水之用及供根系摄取。这般作法有助缓和干燥气候引起的湿度不足问题。

   

保湿度商机

由于油棕具有20多年的经济价值,因此安置一些能减少湿度不足的硬体设备或可成为考虑的方案。这类一次过作好来并长期使用的设备应以善用雨水或地下水为依归。雨水可通过建好的设施得以保存下来,之后将它导流入铺于园里的输管,这样一来,雨水顺势而出,通过输管而进入园丘让根系摄取。水源除了雨水之外也可取自地下水,这可通过挖个井口而实现,那源源不断的清新地下水,可滋润园地并孕育出更多的产量。充足的水份可显着地提高产量,因此这类硬体设备可为相关业者提供不俗的商机。若整套设计的可行性高且价格竞争性,相信会受到有需要的种植人的欢迎,商机亮丽!

 

參考資料:

1. P.D. Turner and R.A. Gillbanks, Oil Palm Cultivation and Management, ISP, 2003.

2. R.H.V. Corley and P. B. Tinker, The Oil Palm, Blackwell Science Ltd., 2003.